开学弧长硫酸铁

慎关←慎关!神奇正剧写手,混圈多。文风和傻白甜没有关系,更新看时间心情和作业。话废不狗欢迎勾搭。特别喜欢别人的评论。

我怀疑后桌小伙暗恋我

我怀疑后桌小伙暗恋我

*cp柚天,RPS慎,圈地自萌
*高中paro,同班设定
*人物ooc有,小学生文笔,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羽生结弦总觉得后桌的小男孩暗恋他。

被人暗恋这一点羽生结弦倒是一点也不奇怪,他是个日本留学生,然后还有一张非常受神眷顾的脸。被暗恋对他而言简直司空见惯——很多人都赤裸裸地变成明恋他了。

不过这次情况有点不同,同性的喜欢......他是没有考虑过的。而且是后桌的话......

羽生结弦和自己的后桌并不熟,说过的话本来也是屈指可数的,不过最近他们的交流次数开始上升了。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羽生结弦只知道后桌叫金博洋,性格开朗,是个东北人诸如此类这样米粒大的东西。

他绞尽脑汁地想了一会,终于又从脑子里倒腾出一点关于金博洋的信息——小孩儿和东北的狍子挺像,有时会在班上和几个要好的一起犯傻;他笑起来的时候脸是肉肉的。

哦,对了,喜欢金博洋的女孩子也不少,虽然没他的多。

羽生结弦想不太明白这样一个人怎么会“疑似暗恋”他呢?

当然了羽生结弦这么怀疑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他一向是和对方没什么交集,所以也不怎么交流。不过金博洋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开始转起笔来,上课也转,下课也转,关键是他一转笔就容易往前掉,一掉笔他就喊羽生结弦。

“诶诶,羽生啊,帮忙捡个笔呗?诶对对对,你椅子下边那只。”

“哎呀,谢谢您嘞。”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交流次数直线上升的原因。捡一次两次,羽生结弦也只当帮个小忙,可是捡多了,他就觉得奇怪,哪有人什么时候都能掉个笔?老师让写题的时候金博洋都不动手的嘛?

事出反常必有鬼,金博洋绝对不会拿这种把戏整他,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话,那大概是,暗恋他吧?

想借捡笔的借口先跟他熟起来,然后......羽生结弦自己脑补了十万页自己家乡盛产的少女漫画剧情。完蛋了,他越想越觉得金博洋暗恋他。

可是他并不喜欢金博洋啊,而且同性的话是很难说的一件事,尽管他不讨厌金博洋,甚至还可以说是挺有好感......羽生结弦觉得自己还是趁早委婉地拒绝对方,不要耽误人家。

于是羽生结弦又默默观察了自己的“小暗恋者”一段时间,顺便打探了一下关于金博洋的消息,期间他又帮金博洋捡了很多很多次笔。可是即使是这样,金博洋似乎没有一点要做下一步的动作的样子。
他们的对话仍然停留在:

“羽生!那个——我的笔——”

“真是不好意思...非常谢谢您嘞...我就是管不住手。”

仅此而已。羽生结弦有点痛心。傻孩子追人不是这个追法,还不进行下一步这是脑子里想什么呢?实在不行怎么也跟他家乡的那些少女漫画学学套路啊。

羽生结弦快看不下去了,他猜是不是要自己挑明比较好。然后他做下了近期搞定的决定。

某天他们终于放学了。羽生结弦转过去叫住了收拾书包准备走的金博洋。

“金博洋,嗯,你有空吗?我想跟你谈一些比较严肃的话题。”

“啊?我?哦哦我有空,不碍事不碍事。”

金博洋手忙脚乱地把桌子上的作业乱七八糟地塞进书包去,心里慌得很。

怎么,这是要干什么??

他突然想起之前损友们和他说的一件事。

“诶,你最近看着点啊。听说你前桌,对别傻了,就羽生结弦,他好像暗恋你啊。最近老和别人打听你呢,我就说怎么会有人帮你这家伙成天捡笔还不发火的。”

不会是真的吧????

金博洋感觉自己的内心都被满屏“woc”刷爆了。

他不知道在羽生结弦看来,他的手忙脚乱和愣神都是证据。
金博洋暗恋羽生结弦的证据。

所以说这两个人的脑电波一点也对不上。

总之两个人各怀鬼胎地去了人最少(最适合谈情说爱)的实验楼。

“咳,金博洋啊?那个,你是不是对我有点,嗯。就是不太普通的想法啊?”

啥?金博洋大脑当机了一下。不太普通的想法?纯洁的他自动跳过了“喜欢”的这种意思。但是金博洋仔细想了想,突然觉得有点扭捏。

“啊?这个...你这都知道啊?太不好意思了...我确实蛮崇拜你的,就是那什么,我也是个喜欢滑冰的,之前看过你滑冰觉得你挺厉害的就......要是我早知道你已经知道这事了我肯定去跟你讨教滑冰经验的......”

金博洋说的是实话,可惜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羽生结弦就是不相信,他觉得金博洋拿这个当挡箭牌。

“不是这个,呃...谢谢你喜欢我滑冰...但是......其实我想问的是,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金博洋傻眼了。

“哈???我没有啊???为什么你觉得我...??”

“因为你总是掉笔,又总是要我帮忙啊?”

“那我有什么办法,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掉笔啊!而且找你帮忙当然是因为你是最近最方便的啊?!”

“哪有人在老师让写题的时候还能掉笔的?”

“可是我左手也能转笔啊!!”

金博洋快要崩溃了。两个人之间一度陷入尴尬。一个尴尬对方居然真的不是喜欢自己,一个尴尬给别人造成了误会。他们站着僵持了一会,金博洋率先打破沉默

“啊啊给你造成误会了真是不好意思我明天会让老师给我两换个座位的哈哈哈哈哈就这样吧我家里有急事我就先走了呵呵哈哈哈哈——”

金博洋背着包像逃命一样离开了。

现在羽生结弦内心也被刷了屏,不过他的刷屏内容就很画风清奇了。

“他居然真的不喜欢我!”“这么尴尬的嘛!”“他跑掉的样子真的好像狍子!”“刚刚说话的时候好像看见他的虎牙了!”“他说崇拜我啊!夸我厉害啊!要不要指点一下他滑冰啊!”

羽生结弦在这个下午经历了一场神奇的转变,他有个新想法逐渐形成了。

“金博洋怎么能不喜欢我呢?不喜欢也也要强行让他喜欢。”

羽生结弦一个晚上完成了走火入魔。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金博洋一来就被老师通知说换位置了让他坐到羽生结弦旁边去。

金博洋一口老血差点没喷涌出来。





很多年以后他们回忆这件事。

“我真是太亏了,帮别人捡个笔,把自己半辈子都搭进去了。”

“能怪我咩,明明是你当时犯傻以为我喜欢你。哼,之后还走后门要我当你同桌,卑鄙。”

“可是你不觉得我真的亏了么?你看我现在就获得了一个技能点都在卖萌和滑冰上的男朋友,你就不能心疼一下我?”

“那你想怎么样嘛?”

金博洋在床上翻了个身,面朝天花板,但是羽生结弦很快像翻煎饼一样把金博洋又翻了一个面。

“天天总要给我点补偿吧?我要求也不多,嗨嗨嗨个两天就差不多了。”

“woc人性呢???你怕不是想我死???你再不停手我们分手了啊!!!”

“好啊,还想着分手,看来我老公的威严还不够,既然如此那就嗨嗨嗨三天吧。”

“!!!”



很久不更新了,其实我还没死。我爱你们,真的,但是灵感这种东西总是很玄乎的。哎呀总之是这样,这次这个质量不高的甜饼希望你们喜欢w
关于转笔...啊是我的真实体验,尽管我转笔只会两种转法但是确实两种都可以用左手转,然后就导致我上课右手写字左手转笔......也就导致了全天候无差掉笔→啊也就是导致天天那样的情况,大家都懂得吧xx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辣,过气写手给您比心

叮!您的男朋友使用技能中!

叮!您的男朋友使用技能中!

*cp柚天,RPS慎,圈地自萌
*短篇甜饼一发完
*男朋友蓄力中的后续
*人物ooc有,小学生文笔,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羽生结弦没有电子产品,但是他男朋友有。所以今天,他用金博洋手机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羽生结弦当男朋友到底是什么样的?

他笑了一下。羽生结弦当男朋友可不是一件好事,他肚子里几多黑水他自己最清楚,只有他家小孩儿还傻傻觉得他太好了。

要他当男朋友,首先要忍受他随时随地喝起来的醋。队友也好,朋友也罢,正常交往他也没什么意见。但是背着他男双抛跳,背着他被公主抱...这似乎太过分了一点。羽生结弦可不止一次因为这些,凭借滔天醋意在某些方面把金博洋折腾的死去活来。

要他当男朋友,当然还要忍受他一肚子的黑水,羽生结弦从来就没有否认过切开黑。偷偷开金博洋的微信查岗的事,他才不会说。当然,之前他俩还没有公开关系的时候,偷偷把金博洋微信头像换成了他们私下的合照——羽生结弦知道金博洋的队友一定能猜出点什么,后来果不其然,他如愿以偿地公开了他们的关系。

好吧,他当男朋友似乎的确不是什么好事,不过羽生结弦想说说金博洋当男朋友到底是什么样的。

首先,金博洋是个非常非常可爱的男朋友。他本身长相就让人从心里觉得舒服,有点像小熊猫,脸上和身上都肉肉的揉着很舒服。很多时候都傻傻的,但有时却会很机灵。喜欢吃甜,喜欢吃肉,高兴的时候冲谁都笑,伤心的时候就过来跟他撒娇。

金博洋真的很可爱,羽生结弦总是对他喜欢了一遍又一遍,怎么也不够。

其次,金博洋是个豪爽的男朋友。豪爽不只是性格上,还在花钱上。并不是大手大脚,只是在跟钱有关的一些问题上,小孩儿从来就不在意。跟朋友出去吃饭会抢着买单,买菜的时候很少讲价,还有送礼时对着四位数价格的礼物,眼睛不眨一下地买下来。羽生结弦两只手也数不完金博洋干过的豪爽付账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他从来不让金博洋碰账本的原因。

不过金博洋买礼物,只会对买给他的礼物豪爽。所以羽生结弦对自家宝贝儿买礼物送别人的事也没什么意见。

反正他的那一份永远是最好的。

然后,金博洋意外的是一个相当敏感的男朋友。藏在小孩笑嘻嘻的脸蛋下的是一颗明明白白的心,在平时金博洋总是让别人照顾,可是一旦他感觉到对方情绪上的不对,那么他就会开始温暖别人。真的对别人的情绪相当敏感啊,自己的男朋友。

羽生结弦还记得他们刚在一起的那段时间,经过一整天媒体的无良轰炸,是一双很温柔也很温暖的手帮他抚开了紧皱的眉头。那个时候好像他才是个小孩子,需要别人的照顾。像个孩子的羽生结弦......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但确确实实他有这样的时候。这是一个只对金博洋开放的时候。

当然敏感除了小孩儿对别人情绪的敏感之外,还有另一方面的敏感——这并不方便详细说,我们唯一可以知道的是金博洋的敏感点肯定不在腰上。

接着,小孩是个话很多的男朋友。羽生结弦有时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养了一只麻雀。起床嚷嚷,吃东西嚷嚷,玩游戏嚷嚷,看书嚷嚷,购物嚷嚷。这真是一个聒噪的家伙,可偏偏羽生结弦就喜欢金博洋唠唠叨叨。何况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他也还有三招让金博洋闭嘴。一是训练,二是亲吻,三是不可描述。

还有,金博洋是一个有点单纯的男朋友。不单纯能被他骗到手?不单纯能被他骗到手以后还次次被他骗?羽生结弦有时候就喜欢开开玩笑,看金博洋或激动或紧张的脸谱。明明就是挖坑等他跳,小傻子每回还是乖巧地往下跳。自己的这个小傻子啊,羽生结弦的心里充满了对他的柔软爱意。

一共五条了吧?羽生结弦仔细想了想,确实是五条。那么就不应该再继续往下说了。金博洋的优点很多,但这不代表他应该一项一项摊开来说。这可是他心头的宝藏,你能期待主人打开来给你看个一清二楚吗?你当然不能。

所以不要有事没事念着注定不可能得到的东西,想的再多,金博洋也毫无疑问已经是他的了。

一肚子阴险的羽生结弦脸上还是笑眯眯的,动作自然地把金博洋的手机放回原来的茶几上。手机什么的,到底还是不如他去逗金博洋好玩。

恭喜玩家金博洋的男朋友羽生结弦使用技能【阴险】

叮!您的男朋友蓄力中!

叮!您的男友蓄力中!

*cp柚天,RPS慎,圈地自萌
*短篇甜饼一发完
*人物ooc有,小学生文笔,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羽生结弦的迷妹很多,金博洋一直知道这一点,无论是交往前还是交往后。他们公开关系以后,羽生结弦迷妹们对他的态度也五花八门,有支持的,中立的,不看好的,反对的,众说纷纭。不过在一个问题上他们总能保持出奇的一致:

我家爱豆当男友到底是什么样子?

没有人比他更有权利回答了吧,金博洋很认真地想。羽生结弦当男朋友究竟是什么样呢?

他决定伸出手指头,数一件算一件。

首先羽生结弦肯定是个三好男友,不喝酒,不抽烟,不打麻将(他不会)。这三点就足够甩开很多男人了。金博洋有点骄傲。他不用担心自己要收拾吐脏的床单,也不必担心要半夜去麻将馆找人,更不必担心会吸入二手烟。不过不抽烟一点让他稍微有一点点遗憾——羽生结弦把烟圈吐出来的样子一定帅惨了。

金博洋数了一个指头,第一件已经数完了。

其次——羽生结弦是个比较结实的男朋友。 作为运动员的他们即使不那么强壮也是比较结实的...好嘛他可能比较例外,但是这个套在羽生结弦身上一点没错的。羽生结弦脱下上衣露出的结实肉体,太美好了!他的小肚子上就没有那样好看的人鱼线,和呼之欲出的腹肌。金博洋一点也不想承认他心塞了一下,不过没什么,他男朋友有就行了。

他又数了一个手指头。

嗯...还有呢,还有就是,羽生结弦是个比较黏人的男朋友。其实倒不是黏人,只是很喜欢亲吻。每回把他按在墙上要亲亲,就像个小霸王,要是迷妹们知道他这个样子,一定会大跌眼镜吧。金博洋陷入了自己的想象,扑哧一下笑出了声。可是那样的羽生结弦也还是很帅,想被日。

又一个数完了。

前面好像都是比较正常的事情。有什么羽生结弦干的很神奇的事呢?不不不,这个似乎没有。但是,有些跟他有关的事情会变得很神奇。

金博洋不算是喜欢出汗,身上黏腻的感觉只让他想要飞进澡堂。然而如果是羽生结弦结束了训练大汗淋漓的样子,金博洋却可以认认真真的夸上一天。从羽生结弦额头一直滚下衣领的汗滴要比自己身上的讨喜太多了——至于为什么,大概就像王尔德说的:迷人的人都是被宠爱着的,这是他们吸引力来源的秘密。

嗯,这勉强算是羽生结弦的特点吧。羽生结弦是一个,有点神奇的男朋友。

金博洋强行又数了一个指头。

还有什么可说呢?金博洋想起一件他偷偷自豪的事情,他自己发现的。

羽生结弦是一个不是很喜欢穿西装的男朋友。能穿和喜欢穿是不同的概念,自己的男朋友穿西装当然很帅气,但是他穿的时候却显得不是很自在。队服也好,考斯滕也好,对自己男朋友来说和日常服装并没有太大区别,只有西装。金博洋曾经在那场宴会上仔细观察过穿着西装的羽生结弦。那双手总是时不时地摩挲领子,或者轻轻扯一下领带。虽然羽生结弦从来不说,但是金博洋仍然迅速反应过来,羽生结弦穿着西装是不大自在的。

所以从那以后金博洋就牢牢记下了这件事,导致他们在一起后参加的晚宴就少了很多。好吧,金博洋其实还有一句话在心里没有交代:他扯领带也很好看。

金博洋又数了一个指头,已经数完了一只手了,但是他还没讲完呢。

羽生结弦是个迷人的男朋友。这好像一句废话,但是金博洋还是想拿出来说说——他最近又发现了一个羽生结弦的迷人之处。他男朋友戴着墨镜开车,可撩人了!带墨镜开车似乎有点夸张了,可是架不住羽生结弦帅啊!每次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羽生结弦的侧脸,金博洋都会偷偷感谢神明把这个副驾驶座的使用权给了他。

第六个!金博洋数得很多很快,他没想到羽生结弦在他心里有这么多特点。

接着...接着是羽生结弦是个会准备惊喜的男朋友!尽管那些惊喜都有些拙劣了,可是这一点也不妨碍金博洋在知道的时候依然感动得一塌糊涂。在之前情人节的时候,金博洋记得,自己淘宝购物车里突然变得空荡荡的,而放到他手上的两个礼物正是他之前购物车里唯一滞留的一副耳机,和一只挺贵的表。

明明都表现那么明显了,羽生结弦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他连一向是个大孩子的金博洋都看不过去。好嘛,他记得当时自己主动给了羽生结弦一个很深很深的拥抱,和一个很深很深的吻。

想到这里,金博洋的眼睛笑得快要找不到了。他能不知道羽生结弦干了什么吗?就在情人节很多天之前的晚上,他看见一向不怎么碰电子产品的羽生结弦坐在电脑前面,一副突然大出血的样子。加上那个打开的橙色的界面,金博洋简直立马就反应过来羽生结弦偷偷做了什么。但是他没有拆穿,拿到礼物的时候也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不过买下来的那只表很快就到了羽生结弦手腕上。

本来那只表就是他决定攒钱给羽生结弦买的,谁知道自己男朋友为了送礼物一下就买下来了呢?不过总归是要羽生结弦戴,怎么也没有差别。而且如果不是羽生结弦想着要送他,金博洋知道他肯定不会那么干脆地付款。

数了七个了。金博洋右手只剩下三个指头没数。如果非要把羽生结弦作为男朋友所有的特点列出来,他再长出两只手也不够。他决定再数最后一个。

金博洋郑重地数了第八个指头。最后!羽生结弦是一个很会说情话的男朋友。

他们一道出去,金博洋总是比较少掏钱的那个。情侣之间怕是不能叫这种行为为贪便宜?其实金博洋倒也不想,只是偶尔在一些事上,羽生结弦明明是笑着,却霸道地不容置疑,例如在这件事上。他怕是永远会记得那个晚上,金博洋想。

那是他们在一起之后第一次一块出去吃饭,他本来浑身不自在,跟变成自己男友的男神一起吃饭,谁都会有那么点忸怩吧。但金博洋又不是个小姑娘家家,最后结账的时候他竟然头一热,全然以为自己还在家乡,跟一群东北老爷们扯皮。

“我付我付!今天这顿我包了!”

他豪情万丈地把话甩出去准备掏钱包,可是羽生结弦简直像没有听到一样,笑吟吟地刷卡付了款。

“诶诶诶,别啊,我说了我付就是我付,你怎么...”

不等他说完,羽生结弦竟然把刚刚付完款的卡就往他怀里扔。那是谁啊,金博洋当然接住了那张卡,但是他也从刚刚的脑袋卡壳中反应过来。金博洋觉得自己那时候一脸痴痴傻傻地看着羽生结弦的样子一定蠢透了,可羽生结弦那时候竟然能把那些浑话照说不误。

“拿着吧,不用抢着付。人和钱都是你的,还想跑不成?”

这...羽生结弦从哪里学的这种话?金博洋当时被这话弄得燥起来,肇事者还故意似笑非笑地牵过他的手。他发誓,这辈子没有再体会过当时全身热血都往脸上去,傻愣愣跟块木头似的。而且即使是现在在一起那么久,羽生结弦还总是突然说一句情话,金博洋真是防不胜防。

不过算了,只要只是对他说,那他也没什么意见。



羽生结弦一下午看自家小孩儿坐在房间里数着指头都能傻乐上好半天,实在是忍不住靠近了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金博洋并亲了一下,顺便欣赏了一下天天突然当机。真可爱,想日。

谈个恋爱里头全是黑的羽生结弦毫不愧疚地再掐了一把金博洋的小肥脸。

“羽生家的准媳妇?该吃饭了。”

金博洋一个激灵从房间里冲了出去。

嘿,他数再多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啊。即使那些姑娘们知道了这些,也不会有个羽生结弦这样随时蓄力放大招的男朋友啊!

羽生结弦:撩金博洋十级

我的辣鸡文笔...希望你们看的愉快
咳咳很久不更文了但是我还活着的(只是玩疯了) 没谈过恋爱的人强行情话强行谈恋爱强行男友力系列,求不要嫌弃我。btw,最后一句话写的我好扎心,难受<(。_。)>

谢谢喜欢。

Someone Better

Someone Better

*cp柚天,设定柚子已退役,圈地自萌,RPS慎
*人物ooc有,小学生文笔,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羽生结弦有部手机,中国牌子的。
这是他的秘密,羽生结弦把它保护得很好,只有他和他曾经的宝贝知道。
他“曾经”的宝贝。

他们是因为强大的压力分开的。运动员有时候和明星并没有什么区别,即使是自己的爱情也很难脱离公众。羽生结弦和金博洋的恋情太意外太惊世骇俗,两个人都为舆论泥泞不堪,最后也便“一别两宽,各自生欢。”他们都不该被责怪,有些东西并不是由着人的心意走的。

但是最终没能成茧的东西总是会留下那么一星半点的后遗症的。躺在床上抛手机玩的羽生结弦一想到那个人,总是会把手上的动作忘掉,就连手机砸到脸都不觉得疼。
因为比不过心脏的疼痛。

今晚羽生结弦又犯了这个老毛病,心痛得一颤一颤。他决定吃点什么特效药。

他滑开手机锁屏,熟稔地翻墙,打开一个叫“微博”的世界。羽生结弦很有目的性地在上面翻找,他习惯先去翻一个人的微博。那个大V的微博空荡荡的,只有零星可数的几条。羽生结弦知道,那家伙准是闭关训练了。但是他并没放弃,转而去翻了好几个其他人的微博相册。

他动作非常熟练,看不懂的中文并不影响他操作。因为在之前好几个,好几个晚上羽生结弦也是这样进入这个社交媒体的海里,去搜寻一些他想知道的东西。

羽生结弦足够聪明,他总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他的特效药安安静静地出现在别人家的相片里。还是那张笑起来肉肉的脸和那双一笑就看不见的眼睛,可是羽生结弦总是感到有什么不一样,他总觉得照片里的人几乎对他开口说话:“我过得不好。”

羽生结弦当然知道照片不会开口说话,他也记得在之前几个客套的电子邮件里对方说过“我很好。”
但是羽生结弦一点也不相信这些东西,他只是看一眼和别人合照里的金博洋,就知道真相全在小孩儿脸上。他脸上难掩寂寞之情。

好容易止住的心痛又一点一点蔓延开来了。羽生结弦躺在床上,嗫嚅着嘴唇说出的是没有声音的“没有你,我也过得很不好。”

羽生结弦又把手机从面前拿开了。怪不得双亲之前不愿意他接触,这种电子设备确实会让人上瘾。因为只要用这个一拨,即使他和那个人隔了那么远那么远的距离,都可以像面对面一样听到声音。他已经有些上瘾了,羽生结弦拿着手机的手开始用力。

他在克制,免得自己真的打过去一个遥远的电话。羽生结弦忘不掉金博洋,金博洋也忘不掉羽生结弦,他们是彼此最美也最痛的过去的梦。

羽生结弦骤然把手机摔进柔软的被子里。不可以再拿着,会控制不住的。他懊恼的想着。就像干涸的河床无时无刻不期待水流,他无时无刻不想要打一个跨洋电话,有些东西他憋了太久,羽生结弦真的想要把那些问题都问出口。

为了这个电话,在接通的时候他就可以保证,再也不会那么突然地搅乱金博洋已经没有他的生活。他可以发誓,电话挂断的时候,就算对过去的告别。但他真的真的想知道问题的答案,即使金博洋不一定做好了准备。

“你会不会觉得,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好的人?”

“你会不会想念从前,会不会开始明白我才是更懂得爱你的人?”

都是些很唐突的问题。羽生结弦知道,即使真的说出口,金博洋也会撒谎来欺骗他和自己。羽生结弦几乎马上能想到那个不擅长说谎的小孩那拙劣掩饰的可爱模样。

金博洋会说,他一点也记不得那些冰淇淋和糖果味道的日子。他也许还会说,他已经准备找一个漂亮女友,所以不会考虑爱上别人是不是骗了他也骗了自己。

是的,是的,金博洋一定会这样做的。羽生结弦笃定地就好像他已经这么做了一样。可是实际上他什么也没做,他把摔远的手机拿回手里,迅速地关了机,锁进一个小箱子里。

在前面很多个很多个这样的夜晚里他也是这样,把手机锁进箱子里变回那个正常的已退役的前世界冠军,就像灰姑娘脱下仙女教母给的华服。然后羽生结弦会去洗澡,刷牙洗脸,上床睡觉。但是就像灰姑娘会忍不住想起舞会上的事情一样,他也会忍不住想起和金博洋的点点滴滴,幻想到他打电话给对方场景。

这个时候他心脏的钝痛也就停得差不多了,虽然还是酸酸的,但是涨满了一种温柔的爱意。

其实有些事不必问出口他也知道答案。

金博洋不能找到什么someone better,羽生结弦也一样。



诸君我期末考考完了w于是乎浪了两天来更文。

灵感来自我断眉的歌~强烈安利!
Charlie Puth   《Does it feel》
安利你们一边听一边看嘿嘿嘿,虽然大概算是刀子?但是仔细想想还是有一些细节应该蛮可爱的(吧)。

然后近期的更文...我也说不准,反正异地恋我还没有更新的打算hhhhhhhhhhhhhhhhhhhhh

等价代换

等价代换

*cp柚天,圈地自萌,RPS慎
*人物ooc有,小学生文笔,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有时人太聪明可能不算一件好事。就像羽生结弦发现他喜欢的金博洋正在暗恋他一样。

可能是金博洋的掩饰过于拙劣的缘故,总是盯着他,又总是极力克服着语言障碍和自己搭话。羽生结弦能很轻易地看透躲在细节后的心思,不过羽生结弦之前乐的看金博洋那些可爱的手舞足蹈,从来不把事情挑明。

但他现在反倒为这件事情伤起脑筋来了。一份难以实现的暗恋是会让人心灰意冷地放弃的。羽生结弦无师自通地知道了这一点。羽生不想有一天金博洋会放弃,因为他也喜欢的正是金博洋。

有时聪明确实带来了许多烦恼,不过更多时候,聪明给一些人能带来的更多是不止一条的路径。羽生结弦笑着的眼睛挡住了正在他脑子里成形的主意的光。

这也就造成金博洋在次日收到一只维尼熊。一只崭新的,穿着黄黑小蜜蜂衣服的维尼熊,还附带一个笑眯眯的男神。

金博洋差点就大叫出声,任谁在暗恋对象给自己送礼物的时候都不会太冷静吧。他用自己可怜的英语加上手舞足蹈,总算是进行了正常交流。

“Thank  you.I  like  it  very  much.It's, emm.......It's  so  cute.”

“You  truly  like  it,right ?I'm  glad  to  hear  that.Treat  it  carefully, ok?”

“Okay, okay, I  promise.”

“And  there  is  a  thing  I  wanna  get  from  you.How  about  exchanging  our  e-mail  adresses?”

羽生要跟我交换邮箱地址啊!啊!那可是羽生啊!
幸福来的有些突然,先是男神送礼物,现在还要交换联系方式了!!自己是不是有戏?自己一定有戏!幸福来的太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博洋就晕乎乎地把邮箱一股脑交出去了,甚至拿到羽生结弦给的邮箱地址的时候,没时间细想对方并没有任何电子设备的事。

对,羽生结弦没有什么电子设备,但是他的队友一定有。田中刑事心情复杂地看着欢快地使用自己电脑的羽生结弦。他最近正积极地借用田中的电脑,跟金博洋通(tan)邮(lian)件(ai)。从一些小事入手,但羽生结弦总也没有忘记自己偷偷下的一个套。

然后收网的机会来了。他们最近有一个比赛。羽生结弦很快发了一封邮件过去。

“From:羽生结弦
To:金博洋

Tian  tian, do  you  know  the  coming  match ?U  won't  be  absent  right?Would  you  like  to  take  a  walk  with  me  in  the  rest?
Wish  I  didn't  bother  you.”

金博洋看着邮件几乎毫不犹豫地敲下了“Sure.”而那只羽生送他的维尼熊坐在电脑旁边一直憨憨地笑着。

在金博洋千呼万唤,望眼欲穿中,这场比赛终于来了。他积极得好像他要去抢鸡翅一般,几个知情人颇为无奈。嘿,好家伙,男神约他出去散步,总得期待期待,没准还能把白告了,成功获得一个男神呢。

金博洋选手可以说是立了个大大的flag。

比赛第三天,他终于和羽生结弦散步在宾馆附近的小公园里。羽生虽然走的快一点,但还是跟金博洋保持在差不多同一水平线上,也就是说,并肩而走。

金博洋几乎乐坏了,快乐不加掩饰地覆在他年轻的脸上。还暗恋呢,羽生结弦有些好笑。情绪都不知道收一收藏一藏,跟明恋似的。可惜又不肯直接过来表白......他也真是五分好笑,十分无奈。没办法,等金博洋开口估计是等不到的,这个死小孩似乎打算死咬着不说。要是自己也跟他一样迟钝,怕是要错过了吧......

羽生结弦越发庆幸自己有一个足够聪明而且仔细的头脑。这样他现在才有条件成为一个优秀的渔夫,完美地用渔网抓住自己的猎物。

“天天,do  you  like  the  Spiderman?”

金博洋对突然的问话弄得有些摸不着脑袋。

“Of  course  I  do.”

“Then......Do  you  think
Spiderman  love  Winnie  the  Pooh?”

“Maybe  he  does.”

“You  know,I  like  Winnie, but  do  you  think  Winnie  like  me?”

“Certainly!U  are  so  excellent,nobody  would  hate  you  even  if  a  Winnie.”

“Is  what  you  said  a  truth?”

“All  I  said  is  true. U  can  believe  me.”

“I  wanna  ask  you  a  question  and  I  hope  you  won't  mind  it.”

“Go  ahead.I  don't  mind  at  all.”

羽生结弦突然就挡在了金博洋前面。他直直地看着金博洋,那样的眼神让金博洋居然产生压迫感。我没做错什么事吧?小孩有点懵。

“天天,do  you  like  me?Tell  me  the  truth,do  you?”

金博洋的脑子“嗡”地一下罢了工,他实在想不通他们的对话怎么就发展到这了。他原本根本不打算说的,本来两个男人之间......还是有些为难的吧,这份暗恋,他嘴上说着一定要追到男神,可是心里却想把这件事藏的死死的。那个人那么好,他没必要讲。金博洋每天都这样说服自己当个鸵鸟,但是今天这件事却被人扒出来,还是被羽生结弦。

他要怎么办?羽生结弦这是一定要他回答吧?可是如果......金博洋瑟缩了一下,看上去想逃避极了,但羽生结弦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好嘛!说就说算了,用普通话回答他一个日本人还能听明白不成!他金博洋堂堂东北老爷们哪有怕字说的!

金博洋一下又有了底气,中气十足地用标准普通话说道“是啊!对啊!我还真就喜欢您嘞!我喜欢你好久了!”

他以为羽生结弦会愣住或者是其他什么反应的,总之不应该仍然笑着看他。

“真巧,我也喜欢你。”

羽生结弦有些生硬的普通话让金博洋才是真的一愣。等等????

好像看穿了金博洋一样,羽生结弦张开双手,好像等着他上去拥抱那样。

“我喜欢你。喜欢你。我,喜欢你。”

听见羽生结弦重复了好几遍,金博洋才确定他不是听岔了,也不是出现幻觉了。羽生结弦真的对他说了“喜欢你”,也是真的张开双臂在等他拥抱。

他毫不犹豫地就扑上去了。

现在羽生结弦抱着金博洋,可以毫不费力地摸摸小孩的脑袋,掐一把小孩的腰。他早有预谋,那个维尼熊,只是计划里的一部分,而这个结果,也在羽生结弦意料之中。

所以说聪明还是有点好处的。不然他怎么能顺利发现金博洋的秘密,再把金博洋追到手呢?切开黑的世界冠军毫无负担地想着。

这件事以后,金博洋get了一个冠军,羽生结弦get了一个男友。但是过了很久金博洋才反应过来要问一些问题。

“你会中文了?”

“?”

“I  say,you  can  speak  Chinese?”

“Actually  I  can't.”

“But  how  could  you  understand  my  word  at  that   time  and  answer  in  Chinese  too?”

“I  just  learnt  two  sentences  from  others.'我喜欢你'is  one  of  the two  sentences.”

“What  is  another?Nonononono ,this  question  can  be  put  off.Why  you  asked  the  Spiderman, Winnie  and  I?”

“I  can  answer  your  questions  in  the  same  time.U  see,you  like  Spiderman, Spiderman  likes  Winnie,then  Winnie  likes  me.In  other  word,it's  you  like  me.And  the  another  sentence  I  learnt  is  '等价代换' .This  word  can  easily  describe  how  I  make  you  declare.”

“You!!”

金博洋被这个强行的等价代换气的瞠目结舌,到底这个人有多自信,心里有多黑才能在他这套出话啊?

不过气归气,男朋友总是不能不要的。只是金博洋开始对自己男友的切开黑有了更深一层认知。

柚子的等价代换如下↓

天天喜欢蜘蛛侠,蜘蛛侠喜欢维尼熊,维尼熊喜欢他,所以天天喜欢他。


对了那个教会柚子两句中文的无名英雄是米沙。
我瞎扯的hhhhhh
我知道英语对话可能造成阅读不适或障碍但我也没办法...大伙权当锻炼英语吧x
有语法错误欢迎指正。

关于异地恋2

关于异地恋2

*cp柚天,圈地自萌,RPS慎
*人物ooc有,小学生文笔,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天总视角,1为柚子视角

异地恋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尤其是当这份异地恋还跨国的时候。当然凡事没有绝对,比跨国恋更心酸的是跨国的暗恋。

就好像现在的金博洋。

大概没有花滑队里没有谁和他一般情路坎坷。放在整个中国里头,他的暗恋也许也相当苦了。毕竟不是所有人和他一样,喜欢上了一个没有社交账号的男人。

都该明白了,能让这个随便就能乐成花的小子陷入难以言喻的暗恋的,不就是隔着一片海的另一个国家里,那个优秀的冠军先生嘛。金博洋的Mr.Right可谓是相当优秀,人和善帅气,身材比例完美,关键是事业也相当优秀。

可是这么完美一个人,怎么能没有社交账号呢?!

金博洋捧着手机在床上痛苦的打滚。如果只是语言不通,他可以去学英语,当然他会优先考虑学日语;如果只是没有社交账号,他可以厚着脸皮去要电话号码。可是对方硬是一个都没有。

想到远在云端的羽生结弦,真是由不得他不郁卒。

每回有什么有关羽生结弦的消息,也是隔了老久才传过来。一旦遇上对方闭关训练,他金博洋在这头就是把眼睛瞪瞎了也看不见那边都发生些啥。就算是有消息吧,金博洋也被不见得多开心。羽生结弦旁边总有谁谁谁,还有谁谁谁,又是和谁谁谁一道接受采访。就算只是队友,也架不住他对这些能近距离接触羽生结弦的幸运儿的嫉妒。在这些人里头,他又能算在第几个?

金博洋把头埋在被子里,也不想玩手机了。

不管开微博,QQ还是微信,都是找不到他想找的人的。就算是翻墙登上了FB,Twitter或者ins,也照样没有他想找的人。

暗恋怎么那么难啊!

金博洋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去吃点鸡翅冷静冷静。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这是我从学校10天补课的死亡深渊(也就是今儿个下午才回家)幸存以后的第一篇成果!!!!૧(●´৺`●)૭哈哈接下来估计还会有几篇柚天更新xxxx
相比柚子那篇天总这篇可以说是长很多了。没办法,异地恋1是我在宿舍老师查人的时候匆忙码字的产物,所以大家将就将就吧hhhhhhhhhhh

谢谢喜欢ღ( ´・ᴗ・` )比心

有关异地恋

有关异地恋

*cp柚天
*RPS慎,圈地自萌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私心金博洋单人tag,致歉

异地恋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尤其是这个“异地”的范围是跨国。

当然凡事没有绝对,比跨国恋更心酸的是跨国的暗恋。就像羽生结弦现在所经受的一样。

他没有社交账号,连移动设备也没有,所以也谈不上去联系那个人。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他从队员那边得知他的消息。

金博洋又和哪个哪个队员合照了,又和哪个哪个队员出去尬舞了,又和哪个哪个队员玩男双抛跳......不管小孩发生了什么做了什么,都没有他的影子。

的确,怎么可能有他的影子呢?即使有,又该以什么身份参与他们?一个冠军?外国友人?他自己最清楚明白,他想要堂堂正正地站在金博洋旁边,笑着跟小孩玩男双抛跳才对。

该是他羽生结弦才对。

但是......金博洋甚至连他的心情也不知道。羽生结弦的心轻轻地痛了一下。已经很久了,他隐藏着自己的心意去接近金博洋已经很久了。如果,他说出口,他早一些说出口,也许,即使不能成为恋人,也会在金博洋心上留下深深的一道吧。

他和金博洋之间,隔得也许不只是一片海。羽生结弦不想这个距离越来越大了,他想把这个距离一点一点拉过来,一点一点靠金博洋越来越近。即使是异地,就算是跨国,如果连开始都没有不就更加可惜吗?

羽生结弦突然下了什么决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写的不是很好抱歉了!!!突然失去文力!这个写的很仓促质量可能不是很高,请体谅在学校借别人手机更文的我吧。然后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坏消息是我要在学校补10天课,好消息是,嗯,我还有更两篇文的打算ヾ(≧∪≦*)ノ〃

等我从学校活着回来呀!

有关身高

有关身高
*cp柚天,不逆
*超短篇_(:з)∠)_
*RPS慎,圈地自萌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私心金博洋单人tag,致歉

羽生结弦比金博洋高一些,当然,只是一些。这样微妙的身高差除了让两人看上去特别有默契以外,羽生结弦很少因为自己“高那么一点”而获得男友力的加成。

曾经羽生结弦也比金博洋高挺多的,那时的金博洋还是个真真正正的孩子。羽生结弦可以毫不费力地看到金博洋的头顶,也可以轻松地摸一摸小孩的头。也是那个时候,羽生结弦心里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单纯的鼓励和欣赏这个后辈而已。

谁想得到,几年之后这个单薄的小身板开始抽条,变得年轻、富有活力和爆发力,线条漂亮地能把一名花滑冠军的目光紧紧攫住。也是这个长大了的人,变得很优秀,变得能够独当一面,和他站在同一个台上,散发着自己的独特光彩。

羽生结弦突然惋惜地摇摇头。拔高了的金博洋和他几乎差不多持平,他再也没有办法像当年那样轻轻松松地看到小孩儿的头顶,也没办法把小孩儿完完全全笼在他的身躯下。

“羽生!羽生!你的衬衫借我一件!”

金博洋的喊声打断了羽生结弦的思绪。

虽然只是高上那么几厘米,但他还是很感谢神明没有把这几厘米的差距也一起收走。

羽生结弦微笑着朝房间那边走去。

要知道即使只有几厘米的身高差,男友衬衫也还是相当有魅力啊。

数学作业写不下去的兴起之作。
啊啊啊谁来拯救被数学作业统治的我啊!!我不想写数学!!!!

Eyes follow you

Eyes follow you

*cp柚天,不逆
*RPS慎,圈地自萌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他们属于彼此,不属于我
*私心金博洋单人tag,致歉

梗来自群里被头像启发hhhhh感谢流鸢小天使ღ( ´・ᴗ・` )比心

太明显了。羽生结弦暗暗想着。不管他滑在这个偌大的冰场的哪一个角落,总是有一道目光紧紧黏在他背上,灼热的要把衣服烧毁。

还能是谁,是他那个心尖上的宝贝啊,那个不清楚是否也对自己有意思的傻孩子。

羽生结弦喜欢金博洋,这大概不算个秘密,他从来没有想掩饰过。他会冲金博洋露出最灿烂的笑,也会满足小孩用草莓猫猫的滤镜合照的要求。羽生结弦甚至还会毫不犹豫地说“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可惜,迟钝的金博洋从来不懂。就连他的告白,也因为语言障碍,只收到队友们或惊诧或调侃的目光。

怎么办呢。羽生结弦一边感受着背后具现的目光一边甜蜜而苦涩地想。这道目光,究竟是因为对前辈的仰慕和尊敬,还是因为对他也有那么至少一丝丝的,和他一样的喜欢?

像燕一样在冰场飞舞的羽生结弦终于慢下来了。去开开小孩子的玩笑吧?看看他笑起来的可爱酒窝吧?就算这道目光只是表示对前辈的崇拜,也不能阻挡羽生结弦喜欢金博洋的心情。

他转过去了。

金博洋其实早就站在冰场上了,蜘蛛侠的那套考斯滕把少年的身形勾勒得很好。他全副武装,但是迟迟不在冰场上动起来,他只是站在原地看着羽生结弦。小孩木愣愣地,认真严肃地盯着他。但是那略显孩子气的面庞,只让他想上去捏一把。

看到羽生结弦转过来,金博洋真的发愣了。偷窥被看见,并不算光彩。虽然羽生结弦也丝毫不会计较——金博洋想着,但是看到羽生结弦的正脸的话,他就会失控的。脸红,结巴,还是开始紧张并且心跳加速什么的,太逊了。

可是金博洋还是盯着羽生结弦看,直勾勾地盯着。直到羽生结弦笑吟吟地对他比了一个剪刀手。那双细长的笑眼,金博洋觉得那里好像装满了自己。

不行了,不行了,完蛋了!心跳太快了!

被心跳冲昏了头脑的金博洋只来得及手忙脚乱地比一个心回去。他真是吓傻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比了一个什么回去。

羽生结弦却是清醒地看着金博洋冲自己比心。天天的脖子红了。他心里这样说。那么,可以认为他也喜欢自己吧?这不是他一厢情愿吧?

冠军的心里活动并没有在脸上表现,他一个劲的笑只是让金博洋羞窘地转过去开始训练。但是当他转过去,一道火热的目光也粘在了他身上。

羽生结弦看着金博洋漂亮的背部线条,笑着叹了口气。

要拿你怎么办才好?我的金博洋?


超久不更柚天了,今天突然被刺激了一下来了灵感hhhhhh

柠檬爆炸

柠檬爆炸

*柚/天,斜线有意义
*私心天总单人tag致歉,RPS慎,圈地自萌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羽生结弦最近有些烦恼。

烦恼来自后辈,那个难度怪兽。本来他俩相处的也挺好,只是最近......

以往他拉着金博洋讲话的时候,对方是不会走神的。听不懂也好,无聊也罢,金博洋总是会装作听懂的样子,认真地听他讲话。不过现在......

羽生结弦看着金博洋的侧脸,就要控制不住准备溢出口的叹气了。

金博洋最近总是在他讲话的时候挤眉弄眼,一会儿紧皱眉头,一会儿又眉眼弯弯,简直让人猜不透他心里究竟上演了什么戏码,况且那张嘴时不时动一动,好几次羽生结弦都以为,金博洋要说些什么。可事实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样下去实在是不行啊,可是就算问出口小孩儿也根本听不懂......

米沙一下成了他最大的救星。

可是打探消息回来的米沙什么也不告诉他,只是神神秘秘的,让他再去和后辈聊聊天,还说人就在不远处呢他都已经帮自己约好地点了。

如果有可能,他也许会骂一声猪队友,然而事实上羽生结弦只能赶紧跑去那个公园——管他什么语言不通还是小孩儿最近不认真听他讲话,那都不重要,他想看那个人,仅此而已。

金博洋早就在小公园站着了,羽生结弦看到他的时候,他也像听自己讲话那样,时不时摆弄着自己的五官,做出各种各样自以为不会被人发现的小表情。

羽生结弦看着金博洋离自己越来越近,直到一伸手就可以拍到金博洋的后背的距离,他停住了。

“博洋?”

他轻轻叫出这个名字,故意用了不那么标准的,带有自己祖国语言的音调,因为那样,对方的名字在念出来的时候,就会像被放在心里反复咀嚼而变得黏糊糊的。

应声回头的金博洋看见他,眼睛笑得怎么也看不见了,还冲他比划着手势。是要一起去散步的意思吧?

羽生结弦的寻思没有快过身体,他回神的时候已经在平整的公园小径上迈步了。因为日渐黄昏,公园里只有鸟儿还在练习发声。两个人之间反而安静了下来。正当他想开口说些什么,磕磕巴巴的英语却率先从身旁传来了。

“Er...I.I heard you like eating sugar...En...I,I actually found a great sugar recently.If,if...If you want,I can give you some.”

跟话音落下一样快的是金博洋从口袋里掏出来的手——两边的,左手右手都从口袋里拿出来了,都抓着满满的小玩意,看上去金博洋就要拿不住了。他想也没想就把手掌围成碗状在下面接着。金博洋直接把两只手撤开了。很多的,小巧的,用彩色的晶莹的包装的糖就好像迷路的小星星一样,全都跌进了羽生结弦的手里。

“It may taste sour......It's lemon sugar,I don't know if you will like it but I always eat it ...Er...Especially when you talk with me......I want to share it with you.”

他不算非常喜欢糖,甚至这糖还是他烦恼的罪魁祸首,金博洋对他“喜欢吃糖”的认知一定来自米沙的误导,但他看着小孩儿认真解释的脸,就感觉心里的糖浆不断地流出来。

他于是换了英语。

“Can you give me a sugar?Look,I can't take it with them.”

羽生结弦托了托自己被糖塞满的手,冲金博洋眨眨眼睛。他是故意的,要是真要他自己剥来吃,只要把糖塞进口袋里,只留一颗在手上就可以了,而且金博洋要是不愿意,他也不会逼他。但羽生结弦知道那个直脑筋是不会想多的。

金博洋果真拿起他手上的一颗星星,飞快剥开糖纸往他嘴里扔,他也飞快张嘴接下了那个星星。接着金博洋还飞快地给自己剥了一颗——像偷什么宝贝成功了一样,得意地把糖塞进自己嘴里。羽生结弦看着他,只是笑。

柠檬味强势地在他口腔里蔓延开来,是很刺激的酸味,唾液不断分泌出来柔化这种危险的刺激。柔化之后的刺激变得温柔了,酸味里也渐渐泛了甜上来,可是一旦舌头碰到糖果,那种强势的酸味又会再一次宣誓存在。舌头在碰与不碰之间徘徊,明明不想再被酸到,可是又忍不住追求那种刺激。就像一个炸弹,在味蕾上爆开。

也像某些事某些感情一样,不请自来地,在羽生结弦心上爆开了。

他偏头,果然又看到被柠檬糖刺激得挤眉弄眼的金博洋。

什么时候才能开窍?什么时候才能说出口?是岁岁有今朝,还是有缘无分?

羽生结弦自己不知道,因为没人能知道。他只想抓住朝朝岁岁,不愿意一个身影只是成为生命中的飞鸟。

也许柠檬糖,已经替他把所有的心意说出口了。





本来说好期中考试退步发刀 ,但是从学校一回来看见世团赛开幕和天总直播的截图我已经快要炸裂了。。。最后还是暗搓搓收回刀(我下不去手啊。。。)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x

顺便日常沉迷天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