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弧长硫酸铁

慎关←慎关!神奇正剧写手,混圈多。文风和傻白甜没有关系,更新看时间心情和作业。话废不狗欢迎勾搭。特别喜欢别人的评论。

【芥敦】危险关系

疼痛关系/The Painful Relationship

*cp芥敦,与谢野晶子视角,短篇一发完
*人物ooc有,小学生文笔,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刚入坑文豪野犬,本文设定按照漫画来,私设敦只有比较大的伤口才能自愈。有其他bug是我的锅

   与谢野晶子一直搞不懂中岛敦。那是女人的第六感也无法探知的问题。

   她本来也不常接触中岛敦,对方的能力能够自愈,免去不少被她肢解的烦恼。不过那自愈能力并不是时刻都在的,她有时也看见中岛敦自己上药,偷偷的。

   与谢野虽然大多数时候都倚仗她条件苛刻的能力,但这并不代表她不会处理伤口,她毕竟是一名医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敦放弃了她这个“资源”,只能说明,那些伤不仅来路不明,而且来头不小。当然了,与谢野晶子不是以讹传讹的碎嘴女人,她有她的道理,道理就是国木田给中岛敦的任务单——能有谁做了长时间危险系数极低的各类琐事却小伤不断?哪怕敦恐怕已经被黑帮列入了黑名单,也决计不会如此频繁找茬,而且伤势是让敦无法动用能力的轻伤。

   她决心去寻找答案,不过在她找到之前,她不会告诉任何其他侦探社成员。

   在某个下午,她在休息室门口露出了戏谑的笑。在看见敦在休息室里,幼兽一样安慰自己的伤口。

   以为大家都外出了吧?可爱的天真呢。与谢野晶子恶趣味地,好像在看什么热闹。
“只是这样简单处理,容易感染,以后也容易留疤哦?”

   中岛敦的反应极大取悦了她。他把高高拉上去的裤脚慌忙的扯下来想要掩盖那道从膝盖以上5cm一直拉长至少10cm的伤口。与谢野走过去按住了敦的手。
“我已经看见了,所以,即使现在你再怎么乱动也是没用的。”
   敦的头低着,她清楚看见对方头顶上的发旋。那乖巧的样子,与谢野几乎以为自己面前的,是一个情窦初开,被她发现恋情的小姑娘,而不是一名侦探社成员。

“不打算解释一下?据我所知,这可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敦的头更低了。
“并不是什么大事,与谢野小姐不用担心,不会给侦探社的大家带来麻烦的。”

   太明显的掩饰恰到好处体现了眼前这个大男孩的不谙世故,与谢野也没有想要继续追问的意思。
“我不会逼你说的,那你自己小心,有任何麻烦的话,记得和大家说,不必害怕国木田。”
“好,好的。”

   她起身向外,最后在门边还是停了下来。
“敦啊,给你一个提醒。除了这些基本伤药以外,记得用去疤的药,像你这样的男孩子,腿上还是继续白白净净的比较好看。”

   与谢野最后带着笑回头,在看到敦羞窘的模样时,便像跳舞一般,轻快地跳出了休息室。

   她真的不会打探吗?尽管那并不道德,但她的答案是否定的。想要得出一件事的答案有很多方法,能从当事人嘴里得到真相当然最好,如果不能,也有很多其他的手段——例如跟踪。与谢野此时正跟在敦的后面。也只有敦才会成功被她跟踪。与谢野料定了中岛敦不会发现她,尽管她的跟踪术算不上多好。这是没办法的,侦探社其他人的反跟踪是用经验堆砌的,敦恰恰好缺乏经验。

   回头要让国木田好好操练一下敦,这种程度的毫无自觉,很容易遇到危险。与谢野晶子毫不愧疚地想着,甚至自顾自点了点头。

   目标停了,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这已经是个废弃的居民区,能有什么人来?与谢野晶子越发好奇,她迅速找好了掩体。

   外面的路是很完好的石板路,与谢野不敢乱动,她的高跟鞋在上面的踢踏声会揪住敦和会面对象的注意力的。与之相反的的是另一个在石板上踩得踢踏作响的脚步声——声音很浑,她确定不是女人的高跟鞋发出的叫声。声音距离她近了,与谢野几乎觉得自己的心跳已然和脚步声统一频率。

   不过脚的主人明显不是走向她,而是敦。

“开始吧。”

   入耳的男性嗓音她耳熟得很,却暂时头脑空白,想不起谁。可当与谢野晶子全神贯注地聆听,那人却不再说话,她只能听到草叶与风的招呼声。接着,敦的声音闯进耳朵里。

“等等,你听我说,最近不要见面比较好吧?你听到吗,快点停下攻击哎!我衣服快被划破了!”
“我说停下啊!这几个月都不要见面啦!侦探社的大家都快发现了!你那边难道就没有任何麻烦吗?!”
“本来我们这样就很奇怪啊!不如快点了结吧!什么都没发生过!”

   与谢野几乎要控制不住喉咙里翻腾的笑。这个家伙!跟人打斗的时候还要别人听他讲话,还要对手停下。真是太有趣了!当然,在她意料之中的,回答敦的只有石板不断被穿破的轰鸣,以及墙壁被重击的呻吟。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身上的伤口又多了一道!很容易被他们发现啊!”

   与谢野知道,敦的能力,有时是可以控制局部的,速度很快,强度也很大。能跟上敦的节奏,还能对敦造成实际伤害,来者只强不弱。她听从了好奇心的怂恿,探了一点出去。

   身形和敦差不多,只高一些,又穿着一袭黑衣。尤其是那在多彩世界里张扬的黑色风衣。

   芥川龙之介。

   她知道了事实,心却沉下去一块。她更加好奇了。但现实往往不考虑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与谢野的眼睛在接下来几乎瞪出眼眶。

   敦被芥川用罗生门按在一堵惨不忍睹的墙上,敦的腰上,腿上,都被黑色的罗生门缠着。是的,都还是很正常的,他们互相用手掐着对方的脖子,到此为止的确表现出正常敌对关系,但暧昧的距离以及相贴的唇几乎摧毁了她所有准备和猜测。

   有正常敌人,会像恋人一样接吻吗?与谢野不信。她惊讶地居然把穿着高跟鞋的脚往地上一跺,张开的嘴和缩起的瞳孔被后来与谢野回忆时评价自己“一脸傻样。”
芥川龙之介已经发现她了。与谢野晶子从掩体附近那个原本用来倒车的凸面镜上,清楚看见那个黑帮干部分给了她一个挑衅眼神——接着变本加厉地蹂躏敦的嘴唇。

   与谢野就要被气笑了,这算什么?主权示威?她可还没怪芥川龙之介恶意抢夺侦探社的吉祥物呢。
芥川一会就放开了敦,不仅松开了罗生门,也松开了掐着敦脖子的手。

   事实上,她以为凭芥川的手劲,敦不被掐的口吐白沫,白白的脖子上也该留下青紫的痕迹,但现在,那里却什么都没有——开玩笑嘛?来自一名名为“芥川龙之介”的凶残黑帮干部的体贴?事情越发有趣了。

“没必要,人虎,他们已经发现了。”
“我有名字!我不叫人虎!等等!他们发现了?不可能!这样的话不就......”
“出来。”

   芥川存心想要把她逼出来。躲藏已经没有意义了,她的武力不能和芥川龙之介相比,那人可以用罗生门把她拖出来。与谢野晶子整理了根本就不乱的衣衫,拍拍丝毫没有任何灰尘的裙子,从从容容地从掩体后走出来。中岛敦看见她的反应,就跟当时她在休息室里看见他上药一样可爱。敦还抓着芥川风衣领的手慌张地松开了,甚至恨不得跳离芥川三米远。

“与...与谢野小姐!我,我和他不是...我没有想背叛侦探社!请相信我!”

   与谢野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芥川龙之介就先一步行动了。罗生门,很细的一股,一下抽在中岛敦的屁股上,声音不大,能得知力道也不重。但她无法抑制地有些怒。

(还没娶进门就敢在我面前家暴我们侦探社吉祥物看来你胆真大)

   与谢野晶子径直走到中岛敦旁边,把敦拉到身后,就像母鸡将小鸡裹在翼下保护,当然实际上她根本没有这两个人高就是了。

“不知道黑帮的干部有什么事,非要成天找我们侦探社的成员麻烦?”
“替你们调教他罢了。”
“那还真是劳·你·费·心啊!可惜,敝社的成员我们内部会教导的,不需要敌·人的帮忙,真是不好意思啊!”
“你们能教他什么?被医生跟踪?”

   芥川不明意味的轻笑,让她几乎不能克制,想要把他肢解上千遍。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恶意骚扰侦探社成员,再有下回,我们会视作你主动宣战。”

   与谢野晶子突然拉起中岛敦的手,嘲讽地笑着向前走,中岛敦被她拉着,也走了出去。芥川龙之介没有阻拦,也没有跟上来。他俩走在路上,天已渐黑,五彩的广告牌把灯光打在行人身上,整个街道像是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与谢野晶子突然停在人影稀疏的公园前,一直像孩子犯错被发现那样低着头,根本没看路的敦几乎跟她撞个满贯。

   他俩可算站稳了。与谢野微微抬了抬头,敦像小媳妇一样,根本不敢看她。

“敦,接下来我的问题,你要如实告诉我。你和芥川...”
“我我我不是要背叛侦探社!”
“臭小子别打断我!我不觉得你会背叛我们。我的问题是,你是不是,正在和芥川谈恋爱?”
“我我我没有!我和他真的没关系!”
“那么那个吻是怎么回事?我看到了哦,全过程。”

   中岛敦更加不敢看她了。与谢野在这种情形下,居然想起自己大学时候偶然读过的一首中国诗,好像叫《孔雀东南飞》?她现在简直像里头的恶婆婆,不过呢,芥川就是轮回八辈子也和里头美貌贤惠的刘兰芝搭不上边,中岛敦也不可能是里头只会听妈妈话的男人。

“总之,总之就是没有关系......”
“那么,我换个问题。你觉得和他这种感觉恶心吗?讨厌吗?”
“也,也并不是说讨厌......”
“那是喜欢他吗?”
“那种事是不可能的!”

   敦手忙脚乱地解释,可与谢野看来,那根本就是深陷情网。麻烦的小子,就是喜欢上社长,也比喜欢上芥川那种家伙好啊。

“你......你和他怎么会开始这种诡异的关系呢?你不可能不知道喜欢上他是一件多么难搞的事啊!我还以为,他之前杀过的人,之前对你的敌意和对镜花的伤害就够你恨他一辈子呢?”

   敦的声音一下就低下去了。

“我要是能知道为什么会开始就好了......现在这样,我也很困扰啊......”
“那,你想不想彻底终止这种关系?想要恢复正常,方法很多,只要你想,我会帮你跟社里的大家说并且不会让你露出马脚,只要你一句话。要不要终止?”

   与谢野晶子等了很久,没等到答案。这下是彻底完蛋了!

“听着,敦,你就是喜欢上芥川龙之介了!救不了了!你就自求多福吧,至于今天看到的听到的,我会保密的。”

   她叹了口气,把敦带回社里。所有这个下午发生的事情,他们两都默契地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生活的轱辘照旧不停地向前滚,真要说什么改变了的话,大概是,与谢野几乎变成了中岛敦一个隐秘的闺蜜。

   与谢野晶子已经习惯了敦三天两头跑到她这拿药,甚至习惯帮忙把敦身上的伤痕遮一遮,不过力道可观就是了。她不知道芥川龙之介那边什么情况,但是与谢野晶子感觉是,芥川越来越不知收敛。她咬牙切齿地把创可贴贴在中岛敦后腰上。那块不明痕迹到底算什么?芥川龙之介这个混蛋!后来的后来,与谢野看见中岛敦一瘸一拐地回到社里,脸红的可怕,谁也不敢看,话也不敢说地进了房间,她真想拿电锯把芥川砍了。

   与谢野晶子知道那个脸皮薄的孩子是不会主动跟她拿这种药的,她只好亲自把药膏送到了中岛敦房间去,然后免费观赏了中岛敦羞得用被窝把自己裹成一团,只伸出一只手拿药的窘态。

   芥川龙之介这个变态。

   她仰头灌了一大口啤酒,谷崎,宫本和国木田都有些被她惊到。这有什么,喝酒助于思考?与谢野晶子叹了一口气。敦怎么会喜欢上芥川了呢?芥川又是怎么喜欢上敦的?明明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无数敌意,伤口以及血液的堆砌?

   淡黄的酒液还在上翻着气泡,被灯光照的略闪荧光。与谢野被酒吧里的灯摇晃着,又想起那个下午她所见的,掐着脖子的亲吻。

   疼痛有时是一种催化剂,对于血性的催化;也是一种诱饵,吸引着渴望力量的人。那两个人,在几近相同的泥潭中挣着爬出来,在截然不同的环境中被塑造,截然相反的他们在疼痛背后的力量牵引中习惯了对方疼痛的味道,尤其是,当这疼痛的土壤中开始有柔软的情感破土而出——极速生长的藤条把他们攫紧了,越来越近地交融浸染。无法逃离。死不承认的,在最后变成彼此的俘虏。

   她有什么办法呢?即便知道这些?这疼痛的关系是他们选择的道路,未来通向福或是祸,结出苦枳或是蜜橘,也并不是由她更改或决定。能走多远呢?

   与谢野晶子在迷蒙的光下将酒一饮而尽。再看酒吧墙上男男女女,形形色色的人的影子,在她眼里都化成了不可触摸的未来里的画面:有街道上和谐的男女老少,有社里开始各种有趣的活动以及大家的笑脸,有以尊重女性为主流的社会,还有在树下互相依偎的芥川和敦。

作为自己的生日贺文,码完了。激动.jpg
刚入坑,先割点腿肉为敬,文风如上罗里吧嗦严肃无料 ,请多指教,欢迎指正错误x
我爱芥川和敦,也爱与谢野姐姐,但是感觉好像把他们写崩了......大部分剧情都是胡诌,尤其是酒吧喝酒那段,求不嫌弃。
如果没什么意外,接下来可能还会有(龟速)产出,小伙伴们慎关呐,喜欢和评论就够了╰(:з╰∠)_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16)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