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弧长硫酸铁

慎关←慎关!神奇正剧写手,混圈多。文风和傻白甜没有关系,更新看时间心情和作业。话废不狗欢迎勾搭。特别喜欢别人的评论。

Meet,conflict and fall 【结局2】

*cp狗崽,微青夜,私设如山→黑帮设定,狗崽两人是对立帮派的Boss,夜叉是崽竹马竹马和最信任的副手,青坊主是大天狗那边的医生
*脏话预警,接受不能请❌
*狗不腹黑,崽不傻白甜,有任何不适概不负责,接受不能请❌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本篇又名相遇,冲突与陷落

【结局2】

长久的黑暗。
他以为他已经堕入地狱,却发现自己还留在人世。

妖狐眼睛里映出的是一个正常,或说,丝毫不正常的房间。这未免太过诡异,他脑子里明明就有行刑的记忆。
所以说,应该不是人世吧。

妖狐从床上做起,身体沉重,像是灌了铅。他硬是拖着身子去了洗手间,却被镜中的自己惊住了。

这是我?

用手触碰脸仍然有感觉,但他确定自己的脸不可能这么白净。他之前的纹身全都被洗掉了。有些淡紫的头发也被白色完全覆盖,发尾是几抹他陌生的红。还是原来的眉宇,这张脸明明很熟悉,但妖狐还是一阵陌生。

他听见外头门打开了。常年的警惕让他迅速做出反应,下意识找掩体。妖狐蹲下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来,不,他不需要掩护,死都死过一遍,不怕第二次。他又站起来,推开门出去。

是个穿白大褂的,年纪和他差不多的男人。

男人很镇定,也很冷静,那股冷淡的味让妖狐忍不住想起大天狗。男人很快注意到从厕所出来的妖狐。

“你好,我叫青坊主,是个医生,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我负责你身体的恢复及各项事宜,希望我们相处愉快。”
他们握了握手。

“那么医生,小生现在要做些什么?”
“你可以去散散心,但是不要走太远或者走太快,以你现在的身体素质,剧烈运动等于慢性自杀。”
“好的。”
“希望你赶紧养好伤,不久之后你会见到夜叉。”

夜叉?夜叉!

听到好友的名字妖狐头皮一炸。这是要把夜叉抓过来的意思?这个人,不,这个人的顶头上司到底想干什么?对他的行踪,和夜叉的关系以及夜叉的去向一清二楚......妖狐心中的担忧和对危险的谨慎让他偷偷跟踪了名为青坊主的男人。

青坊主走到一个转角就停下了。妖狐迅速隐藏了自己。他还听见有脚步声。
谁?

“和尚啊,傻愣在这干嘛呢?被本大爷迷住了啊?”
这声音不会有比妖狐更熟悉的,他确定是夜叉。怎么,夜叉认识这个青坊主?

“鉴于你之前被子弹打中腹部,我的建议是尽量减少移动。希望你能在床上好好休养。”
“假正经装的累不累?本大爷之前枪伤照样去找女人,现在又没死,你叽叽歪歪要本大爷去床上躺着不是想本大爷无聊死吗?”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没就没,还不快点让本大爷出去?还有,二突子现在怎么样?好起来没有?本大爷等着把他的脸打成猪头呢。”
“在你和妖狐先生没有完全康复的情况下,我不会同意你们见面。以及妖狐先生现在的身体状况算不上特别好,所以更不能被你摧残。”
“摧你大头鬼的残呐!和你这种活的像和尚一样的人就是说不通,行了,本大爷要出去找乐子!”
“很遗憾,作为你的负责人我有权阻拦。看管不听话的病人是我的职责。”
“看管个——你他妈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把手从本大爷腰那里拿下来!”
“作为你的医生,我的任务实在很艰巨,不仅要看着你不能乱来,还要教导你语言规范。请你尽量配合我的工作。”
“谁他妈要你管啊还语言规——唔——”

妖狐看着被压在墙上小媳妇样的夜叉真是内心一片感慨。这是什么神展开?他什么时候勾搭的男人?不过看青坊主也能制的住夜叉,自己只能祝福自家二叉子的出嫁啊。
妖狐调了个头朝另一边走。

他迎面碰上自己以前的手下。妖狐看着那张脸愣了一秒。对方居然认出他来。他们站在走廊上,空气好像凝固了一样尴尬。

妖狐想装作不认识走开,但那个下属先他一步行动——他向妖狐鞠了个躬。

“大——,啊不是。”
妖狐猜他想说大哥,到后面那个音硬生生被吞掉了。大概是身份场合不合吧,他早就不是那个小有势力的妖狐了。谁知道对方接下来对他的称呼几乎让妖狐站不住脚。

“大嫂好!请大嫂尽快回房休息!”

妖狐不知道怎么回到那个房间的,他只知道自己被“大嫂”给吓了一跳。什么??什么大嫂??这里的顶头boss看上小生了??
妖狐:心情复杂.jpg

很快他知道,大哥是谁了。

“你怎么——不,你来这干嘛?”
“看老婆。”
“这里没女人,看什么看?”
“为什么要看女人?我来看老婆。”
“滚。”

大天狗神奇的出现在这个房间里让妖狐心情十分不美丽,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脑袋里疼痛的回忆翻滚。可笑的是大天狗居然过来这里说看老婆?看个屁的老婆来看自己仇家落败的狼狈吧!妖狐恶意猜测着。
但他低估了大天狗。
大天狗直接把他打横抱起来放在床上。

“快点把身子养好。”对方一脸严肃,但妖狐没那个心情陪他严肃。
“养好干嘛?送给条子再死一次?”
“你的小弟都在这,夜叉离你也不远。之后还是都归你管。”大天狗就当没听到妖狐的问话。
“到小生面前装好人干嘛?想要小生对你感恩戴德吗?没门!”
“不用感恩戴德,以身相许就行。”

妖狐都快被气笑了,明明是这个人阴他,明明是这个人动的手脚,明明是这个人狠下的心,他居然还要他以身相许?当他妖狐外面的妓吗?

“哟呵,扩大势力把你高兴傻了呀?还以身相许呢,小生养好之后第一个要搞死的就是你!”
大天狗意味不明地看了他的屁股一眼。
“我等着。你最好在下下个月星期一之前搞定。”
“怎么?那个日子有什么特别?要庆祝一下把小生搞成这个鬼样?”
“要办婚礼。”
“你的?哟,真瞧不出来,不知哪个蠢蛋看上你?小生可没有贺礼给啊。”
“不用你给。”
“哼,反正你也瞧不上。怎么,新娘是谁阿?”
“你啊。”
“啥??????你他妈的逗小生玩呢吧??小生什么时候说要和你结婚???”
“这你不用管。请帖什么的都派出去了,你的婚纱也在做,下月能搞定,场地我也订好了。只等你养完伤,详细你可以问夜叉或者青坊主。行了,我还要赚钱养你,你在床上好好待着。要做什么剧烈运动等晚上再说。”

大天狗转身就走,留下妖狐一个人瞠目结舌地消化那庞大的信息量。
什么他要和大天狗结婚?
什么大天狗要赚钱养他?
什么剧烈运动等晚上做?

妖狐一下从床上弹起来向门口冲
“你他妈小生有一句妈卖批现在就要讲——”

砰。门关上了。

妖狐想想这些操蛋的事情不禁一阵头痛。
mmp.还不如死了好。

他,妖狐,从来没有那么期待英明神武的人民警察能够把他带走。

                                       【END】



@碱式碳酸铜

到这里本篇正式结束,这里是he结尾,崽崽成功吐便当~
解释一下,嗯。
崽是在前期全身心爱上狗所以对于自己手下的事务松懈了,基本上依赖夜叉一个人扛;狗这边虽然也陷进去了但是还存了理智,狗既不想放弃崽,又想要崽手下的资源和势力,而且狗思考到如果他们两一直这么胶着他和崽最多地下情人,什么时候公开关系都还不知道,于是决定搞事→我记得在【上】里有一句话是做伏笔。
总之就是分成了两边,崽这边耽于爱情的时候,狗就收集崽的一些军火交易的证据,并且采用不可告人的方法泄露一些消息导致警察端掉崽很重要的据点,里面的文件狗大致了解内容,一旦落入警察手中能够逼崽转移势力,那么转移掉的势力一时半会崽和夜叉没有办法注意太多,狗就悄咪咪把势力全都吸收掉,在最后一次见面后断了联系是狗心中已经有了打算,警察和崽的反应在他计划里,他知道崽已经明白他动了手脚,狗要开展下一步计划,切断联系避免干扰。他确定崽不会跟夜叉走而且崽被掌握的证据一定是判死刑。后来崽被抓判刑也是他计划里的东西,接下来在崽等待判刑的时候将夜叉和剩余骨干全部弄到自己这边(有夜叉在崽才会安心)并且打通监狱那边人脉,在最后行刑的时候崽的那瓶酒是动过手脚的,注射的东西成分也是有偏差的,如此一来崽就只是假死。在崽失去意识的时候狗让青坊主把崽的脸整了一下【大概是从觉醒的脸变成了风雅之士的脸这样】确保崽醒来以后正常生活不会被人认出来。在夜叉那边狗让青坊主去试探,凭借崽在他手上成功压制夜叉【他没想到青坊主和夜叉发展起来但是他乐见其成】,在以上所有事宜搞定之后他就先印了婚宴请帖四处分发,认识崽的都发,保证崽醒来之后逃不掉。
然后就有了崽醒了之后的那些破事。

也不知道这么解释大家能不能理解我的思路。。。总之狗子超心机呀wwwww

不要脸来求小红心和小蓝手_(:з)∠)_
谢谢你们看到这(*˘︶˘*).。.:*♡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