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弧长硫酸铁

慎关←慎关!神奇正剧写手,混圈多。文风和傻白甜没有关系,更新看时间心情和作业。话废不狗欢迎勾搭。特别喜欢别人的评论。

Miss the past we can't get back

*cp博晴
*短篇一发完,高能预警,慎慎慎慎慎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本文又又又又名怀念

他们在一起,已经是旧事了,新鲜感早就泛了时间的黄。安倍晴明对此并无太多感想,他甚至觉得这样更好,沉淀下来的感情安稳得让他陶醉。不过最近,他隐隐察觉到有些不对。

源博雅开始变得沉默,不是那种在一旁傻乐地杵着看他写字,更多的是,疲惫的沉默。晴明很久以前希望源博雅偶尔能安静点,但这时候他却有点心慌。也许是帮忙寮里事务有些累,就不必像泼妇一般步步紧逼,产生误会就更不好了。他碍着自尊,怎么也无法问出口,只能这样悄悄搪塞自己。

可是晴明自己也摸索出来,那不过是自己自欺欺人的慰藉,在他望进对方眼里的时候,他能看见里面涌起的一点一点的,可怕的倦意。

后来寮里,收到了一封信,没有地址,没有署名。式神们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还是交给了晴明。晴明拆开信,里面的一字一句看的他如遭雷劈。

............
“如果大人明事识局的话,还请离开源博雅大人。”
“一直被大人以身份纠缠着,博雅大人其实非常困扰。”
“还请赶紧离开博雅大人,不然寮里发生什么灾祸,恐怕大人是无法预知的。”
............

晴明无所适从起来。
这是否是事实?是真的厌倦?还是其他人报复的恶作剧?
他慌乱地,小孩子一样,把信死死地压在卷宗下。也有一丝,仿若溺水者想抱住浮木,身处绝望而仍对微弱的希望伸手的挣扎。

他的浮木姗姗来迟。晴明犹豫了半晌才把信拿出来,然而源博雅没有表示,只是默默把信收走。他的浮木一下变成了一双手,将晴明在那冰冷的水里一压再压,无法呼吸。

他想问,到底怎么了?

可他不敢开口。

晴明艰难地为式神们,粉刷着一个假象,他心力交瘁。

直到后来。

那是个,京里享有美誉的贵族小姐,聪明美丽,他在一次宴会上见过,晴明记得。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这样再见。

“妾身冒昧打扰了,晴明大人。”
“哪里,小姐光临寒舍,实乃荣幸。不知所谓何事?”
“妾身先给晴明大人陪个不是,前段日子寄到府上的匿名信,是妾身之过。”

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想来那封信怕是给大人带来不少麻烦,当真是对不住。不过,妾身在此还恳请晴明大人离开博雅大人,妾身已和博雅大人订婚,不久后将嫁入源家......”

那女子眼里的轻蔑和高傲,晴明看的一清二楚。
还有话里提及的婚约,实在是一把刀,把他的神智劈碎了。
后面说的什么,晴明已经无力留意了。

“此次叨扰麻烦大人了,妾身所提之事,还请大人仔细考虑。”

女子乘轿远去,留晴明和满地的自尊的碎片。

晴明真的很累,很累,但他还是等那个人出来,至少,给他解释。

在月光走上台阶,他才等来所愿。

那么多天来的心酸,和今天所受的委屈,一下冲上喉咙冲上头脑,他再也不能伪装了。

“为什么?”

不仅是那封信,不仅是那个小姐,还有最近的沉默,最近的迟到,最近的......

“源家需要我。”

晴明悟了。原来他已经,不想再挽回了。
他最后看了,眼前人一眼。只看见,那人趁着月色,走得不留痕迹。

偌大的庭院,晴明靠在,他们曾经一起依靠的樱树下。风在他脸上轻轻地划着一道道,吹凉了他的眼。晴明一滴泪也没有从眼中滴出来,只是他的心早已哭干了。是啊,自尊绑着他,最后还是要在苦笑中把矛盾带过。

一个夜晚是普通人很短的酣睡,却也是伤心人很长的挣扎。就是这样一个夜晚,晴明在回忆的海里几乎被浪击落,也是这样一个夜晚,他反复着怨怼又释怀,释怀又怨怼,最终发现还是败给过往。

源博雅已经不再来了。式神们似乎也已知道了什么。神乐则是一失常态地,静静地望着他哭了。

“晴明,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晴明只能轻轻地把女孩的眼泪一擦再擦。

“你没错,他也没有错。不必道歉。有缘无分而已。”

再后来,替源博雅来的是是一份婚宴请帖。

神乐急急地想要藏起来,却还是被晴明发现那张红纸。式神纷纷劝他,不要冲动。他笑笑,收起请帖没回话。

在婚宴当天,晴明对着镜子在苍白的脸上涂抹,直到那张脸,比以往更加明丽。就像是他是今天婚礼的主角一般,他穿上精心挑选的衣服。晴明从来没觉得自己那么像姑娘过,但他自己也明白,他不会也不可能是个姑娘。他只是,想要遮掩那颗还爱着源博雅的心,想要表现的,对源博雅的婚礼充满祝福。

在那个盛大的婚礼上,晴明笑得若水中花,笑得人心化,礼节也无可挑剔,没有人觉得他还和源博雅有什么道不明的关系。

他放手,他让座,做个体贴而潇洒的情人,假装洒脱。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多么不舍得。
太爱了,所以他,不曾哭,也不曾说。

评论(1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