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弧长硫酸铁

慎关←慎关!神奇正剧写手,混圈多。文风和傻白甜没有关系,更新看时间心情和作业。话废不狗欢迎勾搭。特别喜欢别人的评论。

“单”箭头的痴心妄想

“单”箭头的痴心妄想【下】

*五十粉点梗福利,完结x
*cp博晴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晴明虽然对自己好不容易的动一次心似乎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事感到难受,但也不会为此做出什么冲动的事,他早已是个成年男人了不是吗?而且他还是个喜欢追逐理性和冷静的男人,不会简单让自己变得一团糟。

店里的仓库东西渐渐少了。

这是件谁也不会惊讶无措的事,晴明不喜欢买一大堆材料屯在仓库里慢慢用,材料自然是要新鲜的好,这样做出来的东西才有让人满足的鲜活。晴明对此深信不疑,宁愿麻烦一点,每个月都定期出去采购。

但是这个月似乎生意太好了,采购日提前了一点——晴明今天就不得不去采买物品了。他简单交代了一下店里大小事务,那些女孩关键时刻都是很可靠的人,至于源博雅,嗯,今天正好轮到神乐工作的时候,按常理,源博雅也是不会出现的。这么一想,晴明安安心心地离开了店——压根没听见店里因为他不在而响起的一大片女性叹气声。

在我们以为对某事了如指掌的时候,上帝往往会给我们一个出其不意。在晴明设想中完全没出现的源博雅已经悄悄出现在店里,甚至晴明恐怕做梦也没想到过的,源博雅和神乐熟的很。源博雅做贼一样溜进店里,找了个最不显眼的位子坐下了,他刚坐下,店里有些女客人开始窃窃私语,似乎是计划搭讪吗?源博雅没空搭理这些小动作,目前为止的人生中这种事他经历太多了,早就明白可以不必分太多精力在此的道理,只要他挥个手,使了个眼色——早在他进店就看见他的神乐就会走过来,那些声音自然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神乐走到源博雅对面的椅子直接坐下了,她给自己的哥哥当挡箭牌已经完全习惯了,根本懒得在别人面前解释他们是兄妹的事实。“傻瓜哥哥来了啊。有什么事趁晴明不在赶紧说,一会他回来就不好办了。我对哥哥你真的没话讲,两个半月还追不到晴明。”“哎呀,这个 我也不想啊...万一太着急把晴明吓跑不是更麻烦吗......”

“明明就是哥哥不会撩啊。”
“哎呀才不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到底要跟神乐你说几遍才懂啊?”
“哥哥嘴里说出这种东西是不可相信的。所以哥哥到底要说什么就赶紧说啊!时间久了真的很麻烦的!”
“好好好,行。你不许笑啊。其实吧,就是...我不太确定晴明现在对我是什么感觉...不管我做什么他都是那种跟对其他人一样的淡淡的温柔,哪怕有些不一样,也好像是因为朋友所以......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啊...”

源博雅长叹一声,整个人懒散地向后倒在椅子上,面上净是“已经是一个废人了”的气息。神乐心里何尝不是颓废的,她哥哥什么都好,偏偏在情商上还像个七八岁的孩子,原本家里人都觉得这辈子等不到哥哥结婚,结果哥哥有天居然回家说有了喜欢的人。可是,神乐心中好不容易落下的石头在得知哥哥喜欢的对象之后又重新悬上去了。

晴明啊...先不考虑他的性向,他的追求者可以组成一个连,哪怕哥哥的能力和长相在里面是佼佼者——那又怎样呢?依哥哥这样的情商,去追逐那一轮明月,何尝不是登天之事?神乐心中,抱着的希望其实很小,但她不愿说出来让哥哥伤心,有一段旖旎的梦,并不是坏事。

心里这么想不意味着她不会尽力支持源博雅。神乐从位子上站起来,身子前倾,费力地抓着博雅的领子 把瘫着的博雅拉正了。
“哥哥到底懂不懂怎么追人?鲜花巧克力和情话,再不济也要看个电影吧?你倒是抓紧时间常约晴明出去,刷个存在感之类的,免得晴明被拐跑,知道了吗?”
“真的有用?”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神乐极不淑女地翻了个白眼,她这辈子的白眼恐怕都给了她的亲哥哥。
“那我试试......”

这天实在是个好日子,至少在晴明出去办事的这段时间里。他轻易地就带了满满的战利品投回自己的一方咖啡厅。只是他的好时光似乎到这里为止了,当他卸下肩上沉重的包,当他放好一沓沓收据,当他拨开从后厨进店的帘子。

晴明很轻易地可以看见角落里的那两个,他熟悉的,这时却十分陌生的两个。在他的印象里,在他的记忆里,他们应该是两条平行线,无论他怎么拉扯都始终不遇的平行线。
可惜。

店里并不很大,但他总觉得和那两人隔得很远。他执着地望着,那两人接吻的模样把他死死钉在原地。晴明听见了店里客人的议论声。也许发现自己回来?晴明没去细想,那些声音像是跨时空地传来,在他耳朵里已经失了真,店里嘈杂的人声模糊了,咖啡机咕噜咕噜的声音也模糊了,这儿已经被分成了两个世界:热闹的那个是他们的,属于他的那个什么也没有。

晴明揉了揉自己的眼。

是他没搞懂情况,这两人本来就在一所大学,又同等的优秀,怎么能不认识?一抬头一低头,在学校里怕是早就熟了,况且源博雅这么个好汉子,真心想要追一个女孩子并不是难事——总归是他自作多情,以为帮了人家忙而已。

“店长!你回来啦!”活力的女声勉强把他唤了回来。
“明子,怎么啦?”
“哎呀店长,你这次回来好早!是不是很累啊?你脸色不是很好啊!”
“还好吧,是有点累......”
“那赶紧去休息下吧,店里有我们几个呢,店长大人尽管放心!”

晴明勉强扯动笑肌。是的,他该去休息休息,把最近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都溺死在梦里......

名为明子的女孩嗓门很大,她是平日店里大家的开心果。神乐对这个活泼女孩的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以至于几乎这个对话刚开始的时候就被她敏感捕捉到了。

晴明回来了!

神乐送开了抓着博雅领子的手,她动作其实又轻又快,周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的回头,除了博雅。可惜,神乐回头还是慢了一步,她只来得及看见那张俊美的面庞,还有一抹转瞬即逝的,结着某些难言之欲的目光,然后那身影就消失在帘后了。

神乐反应过来,糟了!神乐暗暗决定不能再搅和在这两个人事情里了——她和博雅,只怕已经被晴明误会了。

“怎么了?”

博雅总是慢半拍的,没能看见那个眼神。神乐只好把她所想所见都说了一遍。
“傻哥哥,剩下还是得自己靠自己了。我们不能太经常往来,晴明已经误会了。”
神乐收了声抽身就走,心里装着对哥哥的担心和期望。

博雅于是又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对着一杯凉掉的咖啡不知想些什么。

同一时刻,苦恼的并不是他一人。

躲在休息室里的晴明无论怎么放歌,怎么看书,他怎么费力地躲开那段记忆,还是徒劳地坐在那个舞台下看那个画面不断重复上演。
算了,就那样吧。

他靠着墙滑了下去,冰凉的地面才让他感觉自己存在。

当个好友,远远观望他们的幸福也很好。仅仅是他的期望无法实现罢了,如果博雅和神乐,他喜欢的人,和他当亲妹妹的那个女孩,他们幸福地活在他的附近——那也值得。他并不是舍不得自己的私欲,只是,在不得不放弃的时候,总会难受。晴明轻轻叹了口气。

他没再出去,只是在休息室里等到了店打烊。

几天后,在他下定决心要守好界限当朋友的时候,源博雅又到了店里来。

“晴明...那个,有点事想和你说...”
“怎么了?”
“就是,我...那个,神乐说..啊不不不没有,我的意思是我其实对——”
“嗯?这件事我早就知道啦?”

晴明尽量装出淡定的样子打断了男子的话,不就是想要和他坦白事实么,他在平复情绪的那几天里,早已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啊......啊?”
“唉,你和神乐那点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好歹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知道这些能有多难?”
“我...你,你真的都知道了?”

肉眼可见的,源博雅的脸从里到外都红透了,像是一颗只消轻轻一挤就能挤出汁水的,烂熟的番茄。

小情侣啊。晴明心里轻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把酸涩紧紧紧紧地裹住了。

“那..那,你觉得...你会不会感觉,呃,不舒服?什么恶心之类的感觉有吗...”
“怎么会?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
“真的吗?那我以后可不可以——”
“好好好,都没有问题,我不在意。你看明子她们都要忙不过来了,我这个做店长的再不过去帮忙就太不称职了。”

晴明不着痕迹地把源博雅刚刚因激动而抓着他的手给拍了下去。其实店里不是真的忙,他只是想找个借口保持距离。晴明一心一意陷进店务中,没再注意源博雅,等他回过神来,人已经不见了。

晴明自以为这件事已经终了,可是后来的几天实打实的告诉他:这事没完。

从源博雅来找他“坦白”那天起,接下来的好几天里,店里总是收到很多充满了粉红泡泡气息的礼物。有时是匿名的一大把玫瑰,有时是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的巧克力,有时是包装精美的不知装了什么的礼物盒。这些礼物没有固定的拜访时间,猝不及防,店员们大呼店里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

晴明“知道”怎么一回事。用来讨好女友啊。晴明无奈地又从花店店员手中接下了一大束玫瑰,很自然地把花又递给了神乐。

神乐:黑人问号.jpg

“神乐,怎么了?快把花拿好呀?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秀恩爱不知收敛一点么?你要好好教训博雅,这些礼物偶尔送送无所谓,太频繁了也给店里造成很大困扰啊。”

神乐呆呆地盯着晴明唠叨完转身继续忙活的身影,感觉自己拿错了剧本。
这几天都是这样,哥哥送来的礼物,晴明每一次都塞给她。开头一次两次神乐可以安慰自己说以后都是一家人,这是未来嫂子在替哥哥省钱,可次数多了她不能不怀疑。这哪是她那个傻哥哥说的晴明明白他的心意只差把人哄到手的情况啊??她看晴明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神乐觉得要好好跟哥哥沟通一下。而且,她还要找个强力的帮手才行。
神乐心里暗搓搓地有了人选。

于是不久,在一个普通又不寻常的下午,这家咖啡馆迎来了它的颜值最高峰。

神乐早早就把自己的傻哥哥拉来店里,还是之前坐的角落的那个位置。准时三点半的时候,店门被拉开了。神乐有些控制不住脸上的笑容。

“晴明?”

晴明闻声抬头,却发现来人是他有段时间没联系的,从大学开始就建立了友谊的女性好友。来人的模样和那时新生报到的模样没有差别,一直是那副端庄美丽的模样。这大概是最近经历了“暗恋失败”的晴明近来收到的最大的惊喜,他居然控制不住地勾起嘴角。

“八百。今天怎么有空光顾我这小店?我这店可是没什么好东西。”
“说笑呢,有你一个就足够我风雨无阻来找你了。”

晴明笑着摇摇头,随着好友在店里另一边的座位坐下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怎么?”
“还真是无事,不过听学生说这家咖啡馆的店主最近似乎身体不太好,前段时间经常不出现。我可是想那店主想的紧,好好一个大帅哥可别病坏了,怎么?店主现在身子如何?”
“好,好的很,看见你就好了。”
“真是如此就好了,不过,依我看,那店主身体健康的很,只是有心事。应该我说这句话才好。怎么?”
“我说真的,比丘尼,女人还是笨一点可爱。”

一下被她看穿有心事,晴明一点也不意外,这个女人在这方面有着几乎怪物的感知力,只是这种心事...他无奈地交代了最近发生的一切。

这一头聊的热火朝天,那边角落里可是快要搞事了。神乐清楚地看见源博雅的嘴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原本放松地搭在沙发上的手现在已经握成了拳。
她就知道她哥哥肯定认得八百比丘尼,那可是他们大学的风云人物,名声很高的美女教授啊。
神乐别过头,阴恻恻地笑了。

“诶哥,你看到八百教授了没有?”
“她...和晴明认识?”
“何止认识?据说他们是交情很好的大学同学呢!之前我在店里还听到过晴明接了好几个她打来的电话!”
“我...这怎么办??这样的话我不就...”
“哎呀哥,说你就是傻!我看你最近追人方法很有问题啊!送礼送多了就没用了!你差的是一个大场面!然后轰轰烈烈的告白啊!”
“可是这样不会太夸张...?”
“哪里会?你最近不是正好生日吗?去和晴明说生日想晚上在店里过,然后趁机表白就好啦!”

源博雅心里稍作犹豫,居然起身直接走向晴明那桌。这种打扰别人对话的行为毫无疑问非常失礼,但他根本就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晴明?”

晴明立马收了声,他可不想被听去自己的心事。
“博雅,怎么?什么事?”

源博雅装模作样地跟八百比丘尼打了个招呼,就再没看过她一眼。
“晴明,那个,我最近生日,我想,能不能晚上在店里过?嗯,就是,你在,神乐,呃大家都在那种。”
“你要生日啦?没问题啊,随你怎么弄,别把我店拆了就行。”
“晴明那天一定要来啊,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源博雅宣战一样,好不容易才分了一点点注意力给八百比丘尼。

“不嫌弃的话,八百教授也一起吧?”

女子只是点了点头,给了一个源博雅捉摸不透的微笑。

日子过得很快,快的晴明觉得一眨眼就到了源博雅生日的晚上。那帮家伙很神秘,还事先让他把源博雅带出去。

行吧。晴明只好带源博雅在周围的公园逛了逛——顺便好好观察了源博雅一番。他说的重要的事,应该是和神乐早就在一起的事吧?过了今晚哟,这个人和他,就彻彻底底的只能当朋友啦。晴明不无遗憾地想着。直到店里来电话叫他带人回去。

其实过生日都是走的套路,大花样也就那些,可是源博雅连老套路都懒得走,蜡烛也不吹,生日歌都给免了,他愣是要在许愿的环节搞事。店里的大灯关了,只有蜡烛的光跳跃,源博雅面上忽明忽暗的,头上滑稽的生日帽和脸上认真的表情很是不符。晴明想笑,但他还是努力地让自己变得真诚一点。

源博雅环视一周,庆生的大家围在他周围,唯一特别的是那个站的比较远的,和他不熟的女教授。女子往晴明方向看了一眼,也不知什么意思,又给了源博雅一个在他看来,满是挑衅的眼神。

这下源博雅不乐意了,他等不及了,原本计划中可能要到更后面的告白,他现在就要说出来。

“那个,今天生日,很高兴大家都来。其实,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一直想要说,但是直到今天才鼓起勇气。”

围在周围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把晴明挤到了离源博雅最近的地方,“正牌女友”神乐却被挤到比较外圈的地方了,晴明想把人拉前来,仔细想想还是没伸手,人两口子的事,轮不到他掺和。

“那个,我喜欢一个人很久了......他是我世界里的一轮明月...我想趁今天说出来。”

晴明都已经准备鼓掌了。

“晴明!!我真的很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晴明下意识就鼓了掌,但是只有他一个人的掌声在店里响起,显得突兀非常。晴明愣了一会。等等?店里除他以外的所有人直勾勾地盯着他,好像他身上镶了金子。他刚刚是不是听错什么了?

“晴明,看着我。我是真的喜欢你,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我,我可能不是个成熟的人,但是请你...和我在一起吧!”

这下晴明很确定他没幻听。

“你...博雅你开玩笑吧?你不是都有女朋友了吗?”
“哈?”
“有些玩笑可不要随便开,女孩子会介意的。我可是把神乐当妹妹的,你要是对她不好,我可就把你赶出去了。”
“不是我...”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得!这回事!神乐毫不客气地当着众人的面翻了个顶上天的白眼。

“真是的!哥哥和晴明都是笨蛋!我和那个笨蛋才不是男女朋友嘞!一点都不想承认他是我亲哥哥!”
“那之前的礼物...?”

神乐把店里的大灯打开了,之前晴明不明情况塞给她的礼物全部整整齐齐摆在店里的柜台上。

“都是笨蛋哥哥为了讨晴明欢心送的啦!玫瑰花什么的没办法保存,但其他东西我原封不动地都搬回来了!我哥哥虽然傻,但是对晴明是真心的,我也很想晴明当我的嫂子,所以晴明赶紧答应吧!”

晴明看着柜台上一排礼物,总觉得每个礼物上都长了一张脸,脸上都是嘲讽的表情。他以为自己的感情是一个加粗的单箭头,从没想过那边也有一个同样粗的箭头指回来,他们两个就这样谁也不说,自以为在痴心妄想。
如果不是源博雅开了口,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一天郁闷而死?
吃瓜观众们都安静得很,只等晴明回答,在他们炯炯的目光中,当事人却什么也不说,只一个劲地笑,笑得眉眼弯弯,神色动人。
很突然的,主角出声了。

“你说喜欢我是真的吗?”

晴明看着因为自己的目光和问话而局促起来的寿星的脸开始红了,准确的说,红色从脖子一直往脸上漫。这副模样,逗得周围人的打趣声都响亮了不少。

“是...是啊!你,你要是不答应,大爷我就抢婚了!”

当真是位大爷,这不是让他无法拒绝了么?
那他只好“勉为其难”答应咯。

“我答应了。在一起吧。”

吃瓜观众纷纷表示源博雅如饿虎扑食一般气势如虹地到了人跟前,然后下一秒就怂了。

“晴明,我...我现在可不可以亲你?”

这个时候哪里还用问呢?还是个年轻人哟。
不过晴明可没打算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他只是甜甜蜜蜜地把人拉过来自己亲上去。
至于得了甜头的那个——这时候还忍着难道真的傻么?
两个人一点也不顾忌地在众人的起哄中拥吻着。
神乐摸了一把不存在的辛酸泪,远远地给八百比丘尼比了个心。
这位“情敌”女士比回了一个爱心,随即掏出手机给这对刚刚牵手成功的情侣拍了个照。

于是那天晚上变成了一小群人一段有意思的快乐回忆,也变成许多人一段鬼哭狼嚎的回忆。

知天意而缄口 V:我知道这一定是许多人的炼狱。醒醒吧孩子们你们的男神有人了[图片]

八百比丘尼端(yin)庄(xian)地笑着关了微博。

                                   【END】

正文到此完结啦ꉂ೭(˵¯̴͒ꇴ¯̴͒˵)౨”完结撒花!

啊我的天其实这是我第二次发...不知为何第一次发的时候lof抽了显示不出来......
这是我第一个完结的中篇,上中下10000+,想想还有些小激动。从去年11月份(吧....)开始动笔产出博晴一直到现在也感触很多,做看客和当一个写手真的好不一样啊x写文真是一件烧脑的事情,没有灵感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个假写手。但是看到其他写手也努力地为自己喜爱的他们产出就觉得不能咸鱼了...然后其实鼓励我继续写继续开坑的是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每一条评论,非常非常感谢你们忍受了我正经又罗里吧嗦的文风留下评论啥的w有时想想自己好像不能给大家带来轻松欢快的日常也感到挺抱歉....总之,很爱相信我能更完,看到这的你们,对你们所有人比心❤❤❤❤❤❤❤❤❤❤
对了x期待番外吧๛ก(ー̀ωー́ก)说不定有车2333(小破车)

评论(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