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弧长硫酸铁

慎关←慎关!神奇正剧写手,混圈多。文风和傻白甜没有关系,更新看时间心情和作业。话废不狗欢迎勾搭。特别喜欢别人的评论。

混乱

*cp银鹰,微幻红
*短篇,一发完,人物ooc
*小学生文笔,胡扯全是胡扯,慎

Pietro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他的思绪像浆糊一样,粘糊糊地纠缠不清,什么也理不顺,像是蒙上浓雾。只有一双眼睛,一双闪着柔和的光的绿眸。这双眼睛,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他混乱的脑子里唯一清晰的事物。他记得,那是个坚毅的弓箭手,他记得,那个弓箭手叫Clint。

对!Clint!他在哪?自己现在又在哪?Wanda他们呢?那些个复仇者都去了哪?

Pietro乱麻一样的思绪被理开了一点,虽然大体还是混乱的。不过Pietro已经相当满意,只要他找到复仇者们,找到妹妹,还有,找到Clint,什么混乱都会消失的。

Pietro高速奔跑起来,空气中只能看见一道银色的闪电划过。Pietro并不知道方向,但是Quicksilver总能找到对的路。

他眼前的一片白光正在不停向后倒退,逐渐被各种色彩渲染。Pietro在眼前的颜色变得最浓厚时候停了下来。瞧瞧这个小伙子,他停的恰到好处,正正好停在了复仇者大厦的门口。
Pietro平静地冲进那个大门,神色如常,这没什么好激动的。这阵风目的性极强地朝上层掠去,而途中没有任何人因为这银色的强风而神色改变,就好像他们的世界里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Pietro只是简简单单地瞥了一眼这些普通的人们,没放在心上。这都是因为自己的速度太快了。Pietro骄傲地在心里给自己发了奖状,为自己的优秀他应该奖励自己买一双新的跑鞋,不过这应该等到他找到Wanda,Clint和其他人之后。

上头还是他熟悉的斯塔克风格,几乎没什么变动,除了没有听到Jarvis向他问好?奇了?铁罐把Jarvis关了?速跑者没有时间在这个问题上停留太久,他的思维和他的速度一样迅速。Pietro一下又变回了那道极速的风,同时朝吧台刮去。在熟悉的环境里,想找个人还不容易。他笃定Wanda一定坐在那里。

有时候从其他一些人嘴里说出这种话总会让人气的牙痒,但Pietro显然不是这种人。没办法,他是Quicksilver,而且他的确是正确的,Wanda正一个人坐在吧台那儿。“嘿Wanda!”速跑者几乎整个人都要扑过去了。但是Wanda不为所动,就好像在楼下见到的所有那些普通人一样没有注意,或者在意任何动静,她正专注地玩着自己的手机。手机有哪里好?难道能比亲爱的哥哥更值得关注?Pietro带着委屈和好奇凑过去。

Wanda葱白的手指在手机上飞舞着,不难看出这是在聊天。作为合格的妹控,Pietro突然产生不小的危机感,他有必要看看妹妹在和什么人聊天,万一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好吧,现在Pietro看的一清二楚了,Wanda正和Vision发短信。天哪,虽然这个紫薯精比那些小混混好的多,但是,但是,那微妙的配色。。。。。。一想到漂亮的妹妹要被紫薯糟蹋,Pietro好用的脑子一时之间也很难找出什么词语形容自己的心情。妹控总是讨厌所有有可能抢走他们妹妹的人,所以现在,Pietro把Vision列入了黑名单。

“hey,Wanda,你。。。在和Vision。。。?你们没有谈恋爱吧。。。?”

没有回应。

好吧,女孩子脸皮薄,被哥哥发现总会不好意思的,Pietro很能理解这一点。可是Wanda途中一个眼神也没有分给他!!这都是紫薯精的错!Pietro暗搓搓地记了Vision一道。
在妹妹的冷落下,Pietro只能向紫薯势力低头。

可恶!他才不要继续想这些事!Pietro一边磨着牙一边离开了吧台。

他决定先回一趟卧室。毕竟刚刚经历过一场,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眩晕?混乱?总之就是Pietro要回房间好好整理一下自己,不然见到Oldman一定会被嘲笑的。

于是我们的Quicksilver开始跑呀,跑过了训练室。“嗯!黑寡妇还是和之前一样强悍!”他心里想着,却没有停下打招呼。“一会再说吧,我现在可忙了。”他继续跑呀,跑过了实验室。“Oops,斯塔克和博士果然又在做一大堆乱七八糟不是人看的实验。”他依然没有停下来。“等我解决现在的事再打招呼吧。”Quicksilver不停的跑呀,好像过了很久,但实际上,他的速度让这一切都只是一瞬间的事而已。现在,他终于到了自己的卧室门前。

银发小伙马上就冲了进去,本来这没什么可紧张和稀奇的,本来。

几乎在他冲进去的同时他的全身都开始僵硬了。谁也没有告诉小伙子那个弓箭手正睡在他床上呢。

但愿他没有吵到Oldman。Pietro暗自祈祷着。感谢上帝,年长者没有任何被吵醒的迹象。

Pietro小心翼翼地挪到了床边。然后把自己的视线牢牢黏在年长者身上。“他怎么会在我房间?难道是,他其实挺喜欢我的床?不不不。。。也许他喜欢年轻帅气的床的主人。”Pietro自己猜测着各种原因,期间他听见自己擂鼓一样的心跳,还感受了自己骤然上升的体温。有什么想法好像在他脑海里成形了。“去摸摸他的头;去躺在他旁边然后像抱抱熊一样抱住他;去吻醒他;去占有他。去吧,去做任何你想对他做的。”想法不断在Pietro脑袋里响起。

是的,Pietro暗恋Clint,Quicksilver喜欢Hawkeye。只是Pietro把这些藏着,他总觉得如果告白的话会被Oldman说他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但是他现在什么也不想管,就想单纯地去执行自己脑海的想法。

他慢腾腾地伸出自己的手,他现在就要实现之前想摸摸Oldman的头的想法。他把手伸过去,尽量控制自己的动作足够轻。噢就差一点点--------诶?

Pietro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触感,他只是呆楞楞地看着自己的手直直穿过去了。为什么碰不到?Pietro不甘心地来回试了几次,没有一次不是直接穿过的。他突然有了什么不好的想法。他开始大喊大叫起来,做所有可以让一个睡着的人醒来的事。

没有用,没有任何事发生。

Pietro难以置信,他甚至觉得是他嗓子哑了所以才叫不醒Clint。直到他发现从没拉好的窗帘缝里钻进来的阳光,都是毫无阻碍地穿过他,而他身后也并没有一道黑漆漆的影子。

原来我已经是个鬼魂了么?Pietro想着,前面的一切都清晰了。怪不得他冲进来,那些普通人毫无反应;怪不得Jarvis没有跟他打招呼;怪不得Wanda没有理他;怪不得训练室和实验室里优秀的复仇者们都没有发现他;怪不得他叫不醒Oldman。因为Quicksilver已经成了一只鬼了。

而之前混乱的脑子,现在高速运转起来。Pietro开始想起之前所有的事,包括那些个子弹。原来如此。多么可恶啊!上帝是在给了他那样快的速度以后,又顺手把他生命的流速一起加快了吗?他。。。还没有买到新的运动鞋,没有看Wanda迈进婚姻的殿堂,没有登上人生巅峰,没有和Oldman亲亲。。。。。。

但他已经死了。

Pietro不停地在房间里面来回打转,因为他的速度他几乎要变成一个小龙卷,在房间里的东西快要被他带动的风卷起来的时候他忽地在床边停下脚步。死就死吧,他好歹还回到复仇者大厦,见了Wanda,,见了Oldman呢。他像一只大型犬一样趴在床边,温柔地一点一点把Clint烙进心里。当个鬼魂也挺好,他可以一直一直留在这,圈着Clint不走。现在没什么可担忧的,他弄出再大动静也吵不醒对方,Pietro大着胆子就顺着心中所想的去做。

他抚摸着对方身上每一寸,尽管他并不能碰到,可Pietro心里一样满足。有几个鬼像他一样幸运?上帝对他还是存有一份愧疚的。

嘿,等等?

我们都知道上帝是个混蛋,他往往给你好处还附上代价。有时这是好事,尤其在某些小人被惩罚的时候;但有时,这就显得十分可恶,例如现在。Pietro的视界显然没有之前清晰了,眼前的所有开始变得朦胧。并不是速跑者的视力出了问题,Pietro的视力当然一直都很好,那是一种突发的着眩晕的模糊,这在肥皂剧里已经用烂了,大家都懂,下一秒这个人就要晕倒了。

可是晕倒?这个可怜的小伙子还没跟自己心上人温存几秒呢?!而且,鬼魂的晕倒和人的晕倒恐怕是有些区别的,恐怕Pietro这么一晕,就再也见不到他爱的一切了。

他的意识被撕扯着,清醒变得愈加艰难。Pietro的努力没有阻止世界被乳白色浸染,也许Pietro去天堂的时间到了,才有这么一出奇异的事。但Pietro只想好好呆在这,不想去那个无趣的,对他而言一无所有的毫无吸引力的世界。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上帝从不听人好好讲话,Pietro的世界还是被乳白融化了。而床上的人只是翻了一个身,仍在梦乡里沉沦,全然不知身旁发生过什么。













“嘿医生!医生!他的手指刚刚动了!医生!”“我知道了!快去通知他们!别放过一点机会!”凌晨的医院突然喧嚣起来,同时地平线的第一道光已经爬上天幕。

“Clint,你最好现在就赶过来,这里有新情况,他可能很快就能恢复意识。”原本还在与被窝深拥的Clint·Barton硬生生被Captain的一通电话扯了起来。好吧,他欠那个小子的!他现在整条命都卖给在病床上的那家伙了!Clint无奈地想着,可还是老老实实地穿了衣服赶去医院。

“Mr.Barton,他的情况现在有好转,苏醒的几率非常大。”“好的,我明白,谢谢。”Clint胡乱应答了一下,推门进了病房,Cap早在里头。“Clint你来了,刚刚医生和你讲过大概情况了吧?”他点点头。“那就好,我很快要出任务,不能在这留在这,麻烦你在这看护Pietro。我会帮你请假的。”“好的,Cap。我知道了。”Clint拉了张椅子坐在了床边。

他前两天才来过这里看这个家伙。那时候这家伙的胡子还没这么长,也许需要刮一刮了。就算睡着了也是不令人安生啊。Clint一边感慨一边用手戳着年轻人的脸。如果可以,还是早点醒吧,这么年轻的生命不适合躺在床上。

Pietro觉得自己不太舒坦,他陷入那一片乳白之后又很快被黑暗包围了,尽管不想承认,但他的确觉得这过程挺不错的,他失去了所有重量在那一片黑中漂浮,自由自在。可是,嘿?为什么他的脸好像正在被人虐待?这可不是开玩笑,他总觉得脸上被什么东西戳戳戳着。如果这是进天堂的考验,那对不起,还是把他放回人间好。

对方没有收手,Pietro的脸还是不停地被蹂躏。天堂都是这么对待那些可怜的人们的嘛?Pietro的眉毛一下全拧在一起,怎么也解不开了。他很想把那只在他脸上作乱的手拍掉,于是他试着抬胳膊-------但是他的胳膊重的跟铅球似的。不行!他一定要把自己的脸解放出来!Pietro使出吃奶的劲-----他总算是把胳膊抬起来一点。

Clint玩的正高兴,毕竟对方是个植物人了,不必太在意对方是否会痛,只要他不把这小子那张勉强可以算得上帅气的脸弄花,就什么事都没有。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Clint总是眼花地看见对方好像一直在皱眉。好吧,植物人不会有表情,所以一定是我出现幻觉了。正在Clint全盘否认自己的猜想时,对方的胳膊却抬高了一点。这次可不会错了!尽管动作不大,但是抬高的那点距离足够Clint确认不是他的幻觉。

植物人开始动起来,不就意味着。。。。。。?Clint的心大幅跳动起来,声音大的就像有人在他耳边放炮。“嘿,kid,你再不醒,我就帮你剃胡须了哦?”“臭小子,你的那些跑鞋太占位子了,我要把他们全扔了。”“小混球,我告诉你,以后你想吃我的小甜饼都没门了,我换了个地方藏它们,你绝对找不到。”“我有的时候觉得你真是个little baby,这么大还装睡吗?”

那只手可算停下了,Pietro还没来得及舒口气,又有其他事发生了。这是个什么意思?学oldman跟他讲话很有趣吗?这些天使真是够烦的!很快,他眼前的黑色开始倒退了,好像空间发生了扭曲。Oh my god,终于到了?让我好好看看这个该死的天堂是个什么鬼样---------

Clint满怀期待地盯着Pietro的脸,如果他的视线是刀子,毫无疑问这张脸已经被捅穿了。他看见对方的表情越来越扭曲,植物人不会有表情,所以他坚信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很快就要醒过来捣蛋了----------

Pietro睁开眼看清了这个该死的“天堂”。当然,还有这个盯着他看的Clint·Barton。

Clint看见那双蓝色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了,眸子里清楚地映出自己的模样。

这和他想象的很不一样,Pietro没有想到他还会再见到Clint。

“Hey,kid,你睡够了?你给我们带来不少麻烦啊。”“你。。。我没有在天堂?我不是死了吗?”Clint立马给Pietro脑门上来了一巴掌。“听起来你好像巴不得死啊?”不是,我。。。那之前又是怎么回事?上帝无伤大雅的恶作剧?Pietro呆楞楞地盯着Clint,一句话也没说。Clint这下真急了。“好吧,虽然这个世界挺讨人厌的,你也不用这么,这么,这么。。。。。。哎呀总之你不喜欢我,也得想想其他人吧。Cap,铁罐他们都觉得你挺不错,Fury也会高兴你加入复仇者的。哎,还有Wanda,你当哥哥要多照顾照顾妹妹,我觉得她最近好像在和Vision谈恋爱?所以说你blablablablabla。。。”

尽管Clint说了很多但是Pietro什么也没听进去。他只是脑内很快又浮现出一个新的想法,而且“死”过一次的他现在决定要付诸行动了。

“所以你根本没听我刚刚说了什么对吧。”Clint真的深深感到心累。磨破了嘴皮子一点用也没有。
“Oldman。”

咦?

“我们在一起吧。”

果然一点用都没有,这个小混球果然还是想死。等等,什么不对?

“你?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们在一起吧。你,Oldman,和我,年轻帅气的Quicksilver,在一起,恋人关系那种。”

哈?Excuse me??????臭小子是睡傻了吗??还是他幻听???Clint的大脑一下就被“在一起”“恋人”刷屏了。这他妈算个什么事啊?

Pietro不仅从脑内的混乱中挣脱出来,还回到了他热爱的世界,并且做了他一直想做的事,真是可喜可贺。但是令人哭笑不得的是,Clint却因此陷入一片令他措手不及的混乱。尽管如此,倒还是有个声音一直很清晰地在Clint心里回响:他没事真是太好了。他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算了,这个“little” kid开心就好吧。反正他就是来给他制造混乱的。Clint无奈地,甚至有丝暗暗的甜蜜地想着。

上帝是个恶劣的家伙,他会带来什么,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未来,更加混乱也说不定。

不过,就让他们先停留在当下,忽略掉接下来的一个又一个混乱吧。




幻红太少就不打tag了,为我爱的他们做点贡献。。。写的快死了。。。没有粮吃的日子痛苦啊,自割腿肉,谢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人❤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