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色硫酸铁

慎关←!准高三课业繁忙,更新随缘!神奇正剧写手,混圈多。不可爱文风←!话废不狗。学习画画中——

Couple Smell/Honey Dream【8】

*cp柚天,RPS圈地自萌
*ABO世界观,私设有,慎
*人物ooc有,小学生文笔,胡扯剧情,慎
  
  
  “我!我......我还可以玩!我们继续玩啊!嗯、不要拉我走啦——”
  
  隋文静扒拉了一下金博洋,对方晕乎乎地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脸红得和本命年应该穿的内裤一个色。隋文静作为老铁显现出了极大的体贴,都准备扶着金博洋走了。
  
  “天天他醉的太厉害了!我带他先走!”
  
  “这么快啊?”
  
  眼看金博洋就要被隋文静扶着走了,羽生结弦过去搭了把手,隋文静顿时觉得压在自己肩膀上的醉鬼轻了不少。
  
  “女孩子扶着他估计也不是很够力,应该会挺辛苦的。而且他喝醉还是帮我挡酒。要不还是我送他回去吧?”
  
  “这个,嗯。”
  
  “女孩子力气比较小,而且大晚上的,照顾他换衣服什么的也不方便,还是让我来吧。”
  
  隋文静看看羽生结弦那种人畜无害十分关心金博洋的样子,就安心地把金博洋交给了对方。也不完全是看脸的原因,第一个是她扶金博洋确实吃力,再一个是她的确不方便给金博洋换衣服,即使是老铁也要避避嫌啊。她冲羽生结弦交代了几句,便拜了拜手。
  
  然后迅速融入人群中揪住了戈米沙。
  
  “哎米沙我问你个事。”
  
  羽生结弦不知道自己的好友受到了怎样的“拷问”。他只知道自己扶着一块混着酒味的蜜糖正在艰难地回酒店。
  
  “我!我还要玩!......我没醉!”
  
  “天天?天天!别,别停下来,回去就可以继续玩了,走吧。”
  
  “你——你不要骗我!我、我不仅要玩!我还要喝酒!”
  
  “好好好,喝,到了那里你想喝什么酒都可以。”
  
  “我!我还要羽生结弦陪我玩!”
  
  “嗯嗯,我在,我陪你,一直陪你好不好?”
  
  “唔......你骗人啦!羽生前辈怎么可能会来玩这种游戏嘛!”
  
  “会来的,你去哪里,他就会出现在哪里呀。别闹了,我们赶紧走吧。”
  
  “啊......可是!呜呜呜呜、我穿的这么丑啊!早知道,早知道我,我就穿那件LV了!一点都不郑重!前辈一定会讨厌我这么邋遢的人的!”
 
  “不会的不会的,他可喜欢你了,不管你穿了什么衣服,他都喜欢你。就算要换衣服,我们也要赶紧回房间对不对?来来来,赶紧上电梯了回房间好不好?”
  
  等羽生结弦成功把金博洋扶到房间门口,不仅对方醉得像滩泥一样,他自己也累的很。
  
  “我可没想到你醉了之后这么难搞。”
  
  他小声声地说,叹了口气,可还是要命地觉得对方可爱。羽生结弦从金博洋口袋里摸出房卡,进到房间里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像是完成了现代版西游记。小心地把金博洋放在床上,这时候金博洋好像已经闹腾完了,精力也消耗完了,哼哼唧唧地躺在床上,偶尔才开口说一两句醉话。
  
  羽生结弦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里,由于主人无法控制自己信息素的释放,这个屋子里还残留着之前的蜂蜜香气,虽然现在主人的信息素味和酒混在了一起,也还是甜蜜的味道。真是个甜蜜的家伙。闻着这股味道,他的心情突然暖和又轻快。他在屋子里找寻着衣服和毛巾,金博洋的行李箱在出门前就上了锁,他打不开,好在之前金博洋换下的睡衣没有收好,可以给对方直接换上睡衣。
  
  至于毛巾,羽生结弦去了浴室,还没找到毛巾,他先注意到了洗手台上的卸妆啫喱。日文的,很可爱的包装,已经打开来用过,不像是男孩会用的东西。金博洋不化妆,这点羽生结弦很清楚,所以这罐卸妆啫喱......隋文静?
  
  柔软的心情一下就苦涩了起来。羽生结弦鬼使神差地挤了一点卸妆啫喱,淡淡的柚子味从啫喱略透明的膏体里透出来。是他信息素的味道,却没有让羽生结弦的心情变好。
  
  之前在酒吧里说的话,只是对前辈的尊敬。喜欢柚子味...又并不是喜欢我。而这罐卸妆啫喱大概是隋文静放在这的。他们关系真好,在一个学校一个社团里,经常一起说说笑笑,喝醉了也是隋文静一个提出要送他回去。或许离成为男女朋友也不远了。我在金博洋生活里究竟又算什么人呢?他还没觉醒第二性别,我也根本不了解他的性取向......真是太差劲了。
  
  房间里金博洋的哼哼声突然大了起来,才打断了羽生结弦越发漫无边际的思绪。他迅速冲掉了手上的啫喱,装了一桶温水把旁边一条私人带来的毛巾浸湿了。羽生结弦尽量除去内心所有杂念,任何负面情绪都不带的,帮金博洋擦洗了除内裤遮挡的部位以外的身子,换了干净衣服,再大费周章地把对方搬回床上。
  
  本来他们回来的就不早,一折腾愣是到了半夜三更,羽生结弦也累得没回自己的房间,就随便在金博洋房间的沙发上睡了。
  
  第二天起来金博洋的头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他以为自己可能被扔在酒吧里睡着了,但睁开眼却发现是自己的房间,他身上甚至连衣服都换了。
  
  不是吧?我这么强,喝到断片了还能走回来正常洗澡刷牙睡觉?金博洋难以置信地起了床,很快他就发现根本不是他自己的功劳,昨晚照顾了他的功臣正躺在沙发上睡着,晨光撒在对方脸上,看上去像是年轻的神祗。
  
  是前辈啊。他想着。突然想起来自己的衣服是换过了的。
  
  这么快???金博洋很想捂住自己的脸然后尖叫着问昨晚他们两个有没有发生什么,但这一幕实在是太狗血太少女漫画,金博洋没好意思这么干。他只是悄悄地凑近了沙发,观察一下自己偶像的睡颜。可没有多久,羽生结弦像是感觉到了视线,醒了过来。
  
  “啊!前辈!你醒了!早上好!”
  
  金博洋慌乱地打了个招呼,两只手因局促背到了背后。羽生结弦醒来仍然是困,好不容易才聚焦了眼前的世界,看清楚了穿着睡衣的金博洋。
  
  “早,早啊,天天。”
  
  他很想笑着打招呼,但他实在是很累,而且不知怎么的,他总会想起金博洋和隋文静的亲密关系。在金博洋眼里看来,羽生结弦的面色并不很好看,一方面是困,另一方面是一种他不懂的灰暗。金博洋更加慌张,急着道歉。
  
  “啊啊前辈,昨晚真是对不起!麻烦你照顾我了!浪费您的时间非常抱歉!”
  
  “没事,我只是现在太困了。你的酒量明明并不好,下回不要再随便帮人挡酒啊。嗯...因为你的箱子是锁上的,我昨天帮你擦了擦身子,给你换的是你之前放在床头的衣服,过会还是洗洗澡比较好。我想我要先回房间里休息一阵——我有点累,不好意思了。”
  
  “是,是的,非常感谢,前辈要好好休息啊!”
 
  羽生结弦和金博洋到了个别,就从房间里撤出去了。他疲惫地在房间走廊上挪动,没想到会在转角遇见梅娃,也没想到金博洋会因为在后面偷偷打开房门而看到这一幕。
  
  梅娃是羽生结弦的老相识,一个挺要好的异性朋友,也算是羽生结弦的头号迷妹了,对羽生结弦熟的不得了的她头一回见到对方如此憔悴的样子,忍不住问候了几句。
  
  “好久不见了,羽生。羽生?你怎么了?你现在状态看上去不太好,要帮忙么?”
  
  “是很久不见了,我猜到你来比赛了,没想到今天碰上。没什么,昨天弄到太晚,现在很累,我想休息一下就好了吧......”
  
  “喔,这可不像你,你一直都是个非常自律的人啊!而且你脸上才不是单纯的疲倦。你该不会是失恋......?”
  
  羽生结弦苦笑了一下。
  “女人的第六感真可怕,大概差不多了吧。”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幸运......羽生结弦的喜欢耶!居然舍得让你这么憔悴?算了,我不妨碍你回去补觉了,失恋没什么,之后有什么情况,可以找我聊聊,女性的建议或许对你有些帮助?”
  
  “非常感谢,梅娃。”
  
  两人寒暄不过一点时间,在金博洋的世界里却掀起惊涛骇浪。他所看到的是,羽生结弦和那个俄罗斯的女孩子相谈甚欢。金博洋知道这个女孩子,俄罗斯的漂亮小姐姐,梅娃。俄罗斯的美女很多,梅娃就长得很让人喜欢,可能羽生前辈喜欢这样子的女孩子呢。如果不是羽生结弦,也许他也会喜欢上这个女孩子。但是没有如果。
  
  金博洋悄悄把房门又关上了。他是不是喜欢羽生结弦已经不那么重要,而且他应该是确实喜欢的,不然为什么会在看见羽生结弦和梅娃聊天的时候感觉难受?但现在问题是,他没有那种机会。他不是漂亮的女孩子,只是对方不同校的后辈,甚至第二性别尚不明确。怪不得前辈今天早上脸色不好,大概是照顾一个点头之交的后辈真的令人反感。
  
  本来金博洋的头就因为宿醉很痛,现在更是有一种难受到要呕出来的感觉。他跑进了浴室,对着洗手台一阵干呕。洗手池仍然干干净净,他的眼泪却下来了。卸妆啫喱还在旁边,金博洋发疯一样挤了几大泵,然后看着啫喱全部被打开的水龙头都冲了下去。他的鼻子闻到淡淡的柚子味,却不像是他一直以为的甜的味道。
  
  其实单纯的柚子茶是有点苦的。他知道。
  
  金博洋最后洗了个澡,把身上的衣服换掉了。他出去之后躺在了沙发上,在缝隙里他闻到熟悉的味道。金博洋在沙发上越缩越小,缩成缺乏安全感的一团,眼泪悄无声息地滴在沙发套上蒸发掉了。
  
  
  
  想着这时候金博洋应该醒过来的隋文静拨了一个电话过去,电话铃声却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
  
  “喂。”
  
  “天啊,醉酒好点没?吃早餐没?没吃我带你去,昨天马达找到一家很好吃的店~”
  
  “哦,不用了,你们去吧。我有点累。”
  
  “这样吗?你好好休息,吃的那帮你带一份?”
  
  “不用了,你们好好玩就行。”
  
  挂掉电话的隋文静总觉得有点不对,可在王诗玥催促下只好先放在一边。那边放下手机的金博洋突然觉得很热,后颈的腺体有点胀痛。他翻了个身,摸到茶几的空调遥控器把空调打开了。
  

本章小虐,大概?过渡章,下章会没事的,估计下章能够顺利觉醒第二性别(然后.......)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 ( 6 )
热度 ( 98 )

© 褪色硫酸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