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弧长硫酸铁

慎关←慎关!神奇正剧写手,混圈多。文风和傻白甜没有关系,更新看时间心情和作业。话废不狗欢迎勾搭。特别喜欢别人的评论。

长大后我就...【7】

长大后我就...【7】

*cp博晴,变小+养成
*之前的点梗文,甜饼,不知道有多长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

【1】  【2】   【3】  【4】 
【5】

青行灯和源博雅面对面坐着,严肃得好像在商讨如何活捉黑晴明。

“送过去了?”

“是!”

小博雅中气十足地答道,骄傲地挺了挺胸膛。

“当事人有什么反应?”

“他说画很好看,夸我很厉害,然后高兴地收下了。”

“很好。”

青行灯故作玄虚地摸了摸自己根本没有胡子的下巴,扫视的目光看得源博雅有点紧张。

“接下来我要怎么做?”

源博雅紧张而激动地吞了一口口水。

“嗯...你要在他面前表现自己的男子气概,他喜欢刚强的男人。总之,一定要跟在他身边做点什么让他记住你。例如生病的话你就去他旁边照顾他。”

“好的。”

源博雅充满信心和希望地结束了对话,很快从小院里面撤出去,所以他也没有听见青行灯和妖刀姬接下来的对话。

“灯灯,这样子...不好。”

“傻刀,你看不出来,我还能看不出来吗?源博雅以前就对晴明有那个意思,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现在倒好,变成小孩子以后什么都忘了,这条贼心不忘。”

想起源博雅之前干的事,青行灯就忍不住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明明就是喜欢别人还不肯承认,磨磨唧唧的活该追不到手。

“他爱晴明可不是爱惨了么。之前死要面子,我不信这回啥都不记得了还能跟之前一样绕弯弯肠子。晴明对源博雅那个大老粗倒不是没有意思的,说不定我搅和搅和,他们倒能在一起。”

看着妖刀姬仍有些担心的脸,青行灯伸出罪恶的手掐了一把。

“别担心了,我自有分寸。”

早就离开的源博雅哪知道这么多事,他就只知道“灯姐姐”让他做什么,他只要照做,晴明就会更喜欢他。于是这几天里,源博雅是不遗余力地显摆自己。

形象地形容一下,就是像只开屏的公孔雀,未成年的那种。

不过他做出来的事......真是太惨绝人寰,听者落泪,闻者伤心了。

想要拉弓射箭大放男子汉光辉,却因为力气不够,射出去的箭“咻”一下把晴明的帽子射下来,还顺带捅了个对穿。

想要亲手给晴明做道菜,结果个子太矮看不见锅里什么情况,手一抖把油加多了,后来被溅出的热油烫的哇哇叫,最后哭着鼻子去了晴明那里求安慰。

好不容易和樱花妖学了酿酒,却在把自己酿好的酒端过去的时候摔了一跤,泼了晴明一身。

还有......

总之真是男默女泪,源博雅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诅咒了。不过说来也奇怪,源博雅这几日折腾过后,真迎来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机会。

晴明突然发烧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何况晴明本来是不常生病,一生病就不得了的体质,这下一发烧,整个寮里都忙着给他煎汤熬药,盼着他早点好起来。

晴明这一躺就是好几天,每回想硬撑着处理一下大大小小的事务,头就像有一群涂壁在冲撞一般疼痛。算了,还是安心养好病再说。算算时间,姑姑也快端药来了。

他安静地望着天花板出神,外面有脚步声逐渐近了,浓浓的药味也慢慢装满了这个房间,不过有点不一样的是,端来药的不是晴明想的姑姑。是源博雅。

“晴明晴明,喝药了!”

小孩子奶声奶气地装出大人的模样招呼他喝药,晴明真是觉得有趣,若不是乏力得很,他会笑出声也说不定。

“怎么是博雅端药过来呀?那个碗烫不烫?那碗药要是太烫,你放在桌上我过去喝便是。”

“那个...大家都很忙,姑姑也是,我又比较闲,所以......我已经是大人了,所以肯定能照顾好晴明的!”源博雅假装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面不改色地撒着谎。他才不说是他好一番软磨硬泡威逼利诱才让姑姑同意换他来“照顾”晴明。

“别看我这样,博雅已经是大人了!我可以好好照顾晴明的!有我在,晴明的病肯定明天就好了!”

源博雅颇有自信地比划手脚,汤药差点倒出来。他赶紧停下自己的手舞足蹈,把药端到晴明面前。

“这个虽然很苦,但是喝了药才会好!我会监督晴明把药喝下去的哦!”

源博雅好像对待小孩子一样直勾勾地盯着晴明,仿佛漏看了一眼他就会把药倒掉。怎么这么有意思呢,把自己当个小孩子似的。又不若他一般心智倒退,又怎么会害怕苦药?

晴明心里好笑,但是不反驳,只是乖乖地坐起来,把药一饮而尽。末了,源博雅眼疾手快地喂了晴明一颗糖,甜味很快就在他口腔里蔓延开来。

“不苦了吧,嘿嘿。”

不大的孩童冲他挤眉弄眼,显得可爱得很。

“是啊,不苦了。不过你这个糖...是偷偷厨房偷偷拿的吧?是不是经常这么干?”

源博雅巴掌大地脸一下瘪了下去。

“才不是经常...只有一两次啦......晴明不可以说出去的,你看我都把喜欢的糖分给你了!”

“嗯,那要看博雅听不听话了。”

晴明躺回床榻,并不打算揭发这个偷糖贼。不过他没有明确表态让小贼心虚极了,清洗毛巾,帮他擦脸,打扫房间都勤快得很。这样一折腾,小孩子倒是早早的累了,守在晴明床边有一下没一下地点头 最后直接趴在床边睡着了。

晴明伸出手戳了戳博雅的脸颊,没醒。他又坐起来,费力地把小孩子抱到床的内侧。

还照顾我呢,是谁照顾谁啊。晴明把被子给源博雅盖好,再度躺了下去。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像个孩子,虽然现在的确是个小孩就是了。

晴明出神地描绘他最最熟悉的那副英武的面目带上孩子稚气的样子,顷刻间困意也侵袭他的心神。

好好休息吧。

他的眼皮缓缓盖住了淡蓝的眸子。

咳咳上学前断头一发。不知道自己瞎几把写些什么,可能是因为月考考砸了bushi

希望你们喜欢,你们要相信我是爱你们的。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