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弧长硫酸铁

慎关←慎关!神奇正剧写手,混圈多。文风和傻白甜没有关系,更新看时间心情和作业。话废不狗欢迎勾搭。特别喜欢别人的评论。

鱼游花町2

鱼游花町2

*cp博晴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
*私设!贵族博x花魁晴,花街参考吉原,关于博雅和晴明在本篇的身份均为虚构。

【1】

等醉酒的友人酒醒,已经是第二日清晨的事了。

“如何?那位太夫十分美貌吧?”

这种人,一大早就盘问些无关紧要之事,源博雅但笑不语,只是这份淡淡的笑意已经是对情色之事深恶痛疾的正直青年所能给出的最高评价了。友人被吓了一跳。

“那太夫莫不是美若天仙?我们不解风情的木头也有一天发芽了?”

友人促狭地拍了拍源博雅的肩,眼中极尽调侃。

“来说说相貌吧?我来帮你打听打听,保你进她的闺房。”

“白发蓝眼,身材高挑清瘦。”

好在源博雅心情甚好,并不在意友人的调侃,也没去计较“进闺房”。只要能了解那个人多一点...也是好的。就算仅凭“白发蓝眼”,友人肯定能打听到那位太夫。在这片土地上,再也找不出那般出众别致的人 源博雅毫无理由地坚信不疑,友人的衣袂飞快地消失在拉门后。源博雅一时之间说不出什么,但是他光想着也觉得心情愉快。

顷刻之间,友人便回来了。脸上的表情却不太对劲从兴致勃勃到欲言又止,其中差得不止一星半点,由不得别人想要发问。

“后头可是有什么鬼怪跟着吗?”源博雅反过来用了调侃的语气。不过被调侃的一方显然并不为此愉悦。拉门呼啦一下被拉紧,坐在他对面的友人神情严肃,源博雅丝毫不知短短时间内发生了什么,只是奇怪地想发笑。

“认真点!我接下来要说的东西,你自己也好好考量一下。那个太夫没那么简单。”

“她怎么了吗?”他很快就变回正襟危坐的模样。

“不是她,是他。那位太夫可能非常漂亮,但容我劝一句,就此停下来为好,他不是你喜欢的。”

“你又为何知道?”

“那是一个男人!千真万确!”友人的声音因为急躁,突然拔高。对男人的嗓音而言,这样的声音已经到了尖利的程度。

“这里只此一位太夫有一头白发,但他确确实实是个男人。扬屋的小仆不会对小费撒谎,这里的事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

“那又如何?男人怎么不能当太夫?”

“你!你是真傻还是在开玩笑?这里是花街,太夫也不过是最高一级的游女,伺候男人的事自然要让女人做。这位太夫据说是太过美貌才开了这个先例...但要我说,简直是荒唐。你自然没有喜欢男子的癖好,趁早收手了吧,横竖你们不过一面之缘,还是小人代出的钱呢。”

男人?源博雅细细地回想那副面孔,也不得不承认那并不是全然女子一样柔和的线条。可这难道不是更为有趣了么?越是荒诞,他反而越想一探究竟。友人的劝告没有让源博雅冷静,却让他燃起更为强烈的冲动。

“那不必担忧,我好奇罢了,也不需要他和那些女人一样伺候我。待我知道想知道的,立马抽身也不迟。你且放心。”

看源博雅唇边噙着不减反增的笑意,友人就明了,即使是大罗金仙光临,也逼不得这个一旦做下决定便心如磐石的男人改变心意。他突然也是一阵头痛,仰头抱怨。

“真个是邪门!堂堂源家毫无恶癖的下任家主居然执意留在花街?那个太夫怕不是狐狸,把你的魂钓走了吧?行罢,你好自为之!”

友人好像生气一样匆匆消失,源博雅心里并不担心,依那个家伙的性子,不过是去找另一个地方寻花问柳,排解郁闷罢了。只是接下来他要一个人应付这个并不熟悉的糜烂世界,源博雅心里还是稍稍有些不安。只是那副面庞,足以让他拿出最大的力气去全力应付。

再见一面么,真是期待啊。

他心里的声音砰砰直响。



【大见世内】

“姐姐!姐姐!那个游客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给我讲讲嘛!”

身高仅仅到晴明腰际的小女孩抱着他的腿,仰面冲他眨巴眼撒娇。这是未来太夫候补,年幼时就已经是粉雕玉琢的喜人模样了,小样子看着让人忍不住想爱护她,但是现在,她也不过是现任太夫的童婢而已。晴明却是一向把她们当亲妹妹看待的。

“小讨人嫌,打听那么多干嘛?又不是什么稀奇东西。”

被刮了鼻子的小女孩嘟了嘟嘴。“还不是因为姐姐之前拒绝过好多客人了吗!大家都在猜是何方神圣能让姐姐陪喝一杯哩!你说嘛,说嘛!这位客人是不是非常英俊!”

大概是平日里晴明对下人都和和气气的,小孩子这会不依不饶的架势像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不过晴明倒不在意。

“这有什么好说,不就和之前一样,一个鼻子两只眼......”

不,才不一样。他清晰的话音突然断了,变成自己才能听见的嘟囔。怎么可能一样呢,那个对他而言简直和天人一般的人,身上带着意气风发的骄傲,以及他不带一点轻薄的目光......英气勃发的男人的样子在他脑海里越发清晰,那双暗红色的眸子在他这片刻的失神里好像一直盯着他——晴明不再乱想了,他赶紧停下来,热气却还是往脸上涌。晴明装作不耐烦一般摆了摆手。

“没什么好说的,只是一时心情好罢了。”

无论如何,都不该再想了。他走到一旁侍弄花草。小姑娘似乎也看清楚晴明不会再说什么,也没办法。她知道,“姐姐”肯定是害羞,所以跺了跺脚便雀儿一样跑出去了。现在屋里只剩晴明一个人。

但却并不是清净了。他越是不敢回想,和男人相处的短短的记忆却越发鲜活。晴明好像小孩子一样赌气地揪下一片嫩叶,不自觉地,不知道在对谁喃喃细语。

“要是再见一面的话...就好了...”



谁知上天却安排的这样快,晴明几乎无法相信第二杯酒来的如此迅速。他恍惚还能想起馆内大大小小对他和这位客人开的玩笑。如果再次抬头看他,一定又会变得不像自己。晴明的头很羞涩地低下去了,只是坐在对面,老老实实地看着瓷杯里澄澈的酒液。

晴明面上很镇静,却败在胭红的耳尖上。常年习武的源博雅怎么能不注意到那份莹白慢慢染红。他心里奇异地升腾起一份似乎不合时宜也不明所以的爱怜。对一个男人有这种心情太奇怪了吧?源博雅情不自禁地想。但是他的心比他的嘴要诚实的多啊。

他想得多,但是不开口,惹人恼羞成怒并不是美事一桩。

喝杯酒的时间不长,不过眼睛几个开阖,只是眼波的流转比这个更要快上许多。源博雅的目光停留在晴明的头发上,脖颈上;停在圆润的耳垂和纤长的手指上;却全都避开了晴明的目光。

晴明急匆匆地把杯子一抬,微凉的液体从喉咙内一路滑下,整个口腔里都是酒特有的味道,但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客人灼热的目光黏在他身上,却全部躲开他的目光 像是逗弄一样。这样的...这样的...他应该躲开的,可晴明居然想起无意中传进他耳里的闲话——

“那位客人可不是什么精怪吧?这几日姐姐跟丢了魂一样,我跟着姐姐也好几年了,本来他喝第一杯酒都够让人惊奇了。现在还一副盼着喝第二杯的样子哦,太阳可不是从西边出来的么?我看那位客人进姐姐房间是迟早的事。”

这都是些什么胡话!回神之后他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什么丢了魂,什么进他房间的......无稽之谈!晴明心里乱了阵脚,慌乱地把酒杯往桌上一磕便告辞。及至门边,他倏忽听见里面一声愉悦的轻笑。晴明低头走得更快了。

直到屋里已全然听不见离去的脚步声,源博雅才笑着把还有淡淡余温的,曾被对方握在手心的酒杯拿在手里静静摩挲。他还在回味对方离开的景象。

他一定不知道自己低头露出的是何等动人的颜色。

第三次也会有的吧,和你一起。

源博雅出神地想着,指尖染了几分瓷杯的冰凉。



【大见世内】

晴明好不容易回到大见世,心里却还是热乎地冷静不下来。果然那个男人来的话,自己就会不像自己了。要是被那些人看见的话,肯定会骂我傻的吧。晴明苦笑了一下。但是他并没有在房间里冷静多久,拉门就被拉开了。他身边的振袖新造拿了什么东西进来。

“打扰了。姐姐,这个请收好吧。”

塞进晴明手心里的是一双黑漆的木筷,在手里冰凉光滑的感觉,越发衬得晴明手心温热。

“这是何意......?”

“哎,姐姐今儿不是又和那位客人见了第二回么?大家都觉得这怕不是要成了,提前为姐姐备好了那个客人专用的筷子。下回再见面,姐姐把这个捎上便是,也省些功夫。”

“我、我并未说过要和他——”这样一来他也就反应过来,原来这些人做的这般打算!那双筷子在他眼里好像成了烫手山芋,几乎想直接扔掉。

“姐姐不用害羞,我们这些光看也是明白的。能让一向挑剔的姐姐喝了两杯酒,我们猜这第三杯酒姐姐也是要喝的。姐姐只管收好就行,妹妹退下了。”

来人一点不给他推脱的机会便出了去,这时再出去拒绝就太不近人情了,可是这......这...他...

晴明翻来覆去看了这双筷子好几遍,心里犹豫了几回。最后他还是把筷子谨慎地搁在了梳妆台上,放在了和那些华美的发簪同样显眼的位置上。



*关于文章一些内容的解释
怕有些人忘了所以再解释一遍,统一详细解释在1的最后。

①太夫:即花魁,最高级游女

②太夫身边的童婢及振袖新造:都是未来太夫候补,振袖新造年级稍长,成为太夫前会服侍现任太夫并被现任太夫教导

③大见世:吉原内妓院分级,大见世为最高

④见太夫的规矩:如果太夫看上客人,第一回和第二回会陪喝一杯酒,第三回若是太夫准备了客人专用的筷子,就代表客人当晚可以与太夫共度良宵

   
                        TBC

在学校连上八天课上到绝望,这篇的初稿还是我偷偷手写的【笑哭】
这次也是3000+,我以为可以写到他们第三次喝酒呢...可能是我太啰嗦了。
btw,所有的小仙女小仙男们如果晚上要一个人回家的话一定要早点,注意安全,这样会少一点惊吓【乖巧】你们要注意安全啊

还是希望你们喜欢,求评论!
谢谢小红心和评论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