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弧长硫酸铁

慎关←慎关!神奇正剧写手,混圈多。文风和傻白甜没有关系,更新看时间心情和作业。话废不狗欢迎勾搭。特别喜欢别人的评论。

鱼游花町

鱼游花町

*cp博晴,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
*私设!贵族博x花魁晴,花街参考吉原,关于博雅和晴明在本篇的身份均为虚构。
*文中博雅称晴明为“她”仅仅是因为还不清楚性别,不是性转

夜晚在晕染周围的天空,一楼接一楼的灯笼亮起,像一条朦胧的光带,调笑声此起彼伏。这里是花街,男人醉生梦死的天堂。

源博雅走在一片浪言秽语中。目光所到之处,是被昏黄的灯光沾湿的,男男女女笑着的欲望。他的眉头难以自制地,早早地皱起来。如果不是受友人之邀,他一辈子也不会踏上这片土地。

非是因为不能佩刀,也非禁止乘轿,仅仅是因为这里的灯红酒绿不是他想要的繁华——众生皆为色欲,觥筹交错恍若地狱。对于源家的下任家主,这个向来正直刚毅的青年来说,这片躲藏在锦织罗缎后的腐烂为他所不齿。

绕开几个跌跌撞撞,脸色枯黄的醉汉,也不理会栅栏后游女们递过来百层千重的心思。源博雅加快了脚步。进了扬屋,眼前要干净的多。多亏友人事先告知,不然他花再多脚力也无法准确找到这间最老字号的扬屋。

纯作一座旅馆,这间扬屋着实不错,可惜......源博雅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个天地,跟在小仆身后才终于看见自己已经醉倒的友人。

喝得满脸通红的友人算不上神智清明,但他倒还记得叫源博雅来这所为何事。他跌跌撞撞地搭上源博雅的肩,才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了目的。

“哎,你我朋友一场,看你平日也无几个红粉知己,哄你...嗝。来此找位太夫,我这钱...可是以你名义花的...你好生等着...”

“我不——”

醉后的友人什么也听不进去,源博雅也不好拂了对方的意,毕竟是一片好心。他再不喜,也不能让朋友白花钱。

“扬屋差纸已经、已经送出去咯,你小子肯定能入那太夫法眼。有这福气、你好生,好生受着,别给我走人...”

源博雅闻言,也只能压下心中的烦躁,端坐在桌前消磨着耐心和酒。那个太夫最好一看见他就掉头走。他阴着一张俊脸想。

大见世内。

楼下游女们的喊叫,游客的调笑隐隐地响在这个华美的房间里。这已是最安静的地方,夜晚是这些地方最为嘈杂的时候,怨不得谁。

晴明在唇上画下了最后一笔,门就被轻轻叩响了,女孩子低低细细的声音隔着纸传进来,一声一声好像敲打着他的脑袋,提醒他回到现实。

“姐姐,好了么?游客怕等得久了。”

晴明恍惚地看着镜中的美人勉强地勾起嘴角。

“已经好了,启程吧。”

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穿上那双极高的象征着身份的木屐,光彩照人地走去扬屋,和那个素未谋面的富人打个照面。很简单,也很不简单。晴明用了那么多个岁月,也未曾想通为何自己是这样。他明明是个男子。

一个货真价实的,却被大大小小的女人唤作“姐姐”,要以色接人的男子。
一个当上太夫的男人。

晴明想着,却已经踩着木屐缓缓地晃了出去。扬屋道很长,他的速度很慢,他并不急。

也许这都是命。晴明泰然自若地接受了道旁各色赤裸的目光,当初为那些目光紧张不已,也暗自厌恶的自己,他已经快要忘记了。家道中落,卖入青楼,成为太夫,这些也许是早在他出生就决定好的事情,他不能拒绝。不然为何给他一副罕有的美貌?只可惜神还给了他一个易于忧郁的灵魂。

忧郁自他孩提便常伴,而可惜的是至今除了自己,也没有人识得这份忧郁。那位游客恐怕也与之前也一样吧?一样庸俗的目光,看他好像在看自己的囊中之物。晴明暗中猜测,心里已经做下了去看一眼便掉头走的决定。这是作为太夫唯一一个让晴明感到愉快的权利。

晴明终于晃到了扬屋。老板娘记得他,记得很深,不仅是因为他的性别,也因为晴明已经拒绝过不下五位游客。老板娘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示意小童带路。

已经先有人通知了屋里的源博雅,太夫到了。可惜男人并无期待之意。据说太夫的木屐都很高,他听着越来越近的缓慢脚步声,却在想些奇怪的东西。

晴明低垂着眼站在门外,门内技人打拍子和合唱的声音听得清楚,千篇一律是这样,他在原地不显露地笑,却不抬脚,等着仆童拉开那扇门。门内世界随着门拉开,失去了最后一点遮掩。

一个趴在地上烂醉如泥的人最先进了他低低的视线。这未免太过失态,实际上晴明现在就可以掉头走,但是他却直觉感到此次不是要见这个人。屋里有另一人正在直直地盯着他。

晴明终于抬眼。他不曾想这个抬眼对他的未来产生了多大影响。

他的眼睛和男人的眼睛直接对上。

在门拉开的那一刻,源博雅就盯着走进的身着华服之人。他原想是那些美貌但对他来说仍是庸脂俗粉的女人,可来人却并不完全那样。随对方的进入,门口的烛光也摇晃了一下。朦胧的光下看得真切的是白皙的脖颈,连华丽的衣衫都显得旖旎。而对方盘起来的雪一般的长发几乎一瞬间夺去他所有注意力。

彼时源博雅才大概能理解为何一掷千金也要求见太夫一面的心情。不过源博雅很快就发现,对方的魅力不仅仅在罕见的雪发上。

来人抬眼望他,源博雅才终于看清这个举世无双的人,尤其被那双眼睛摄走了心魂。

比他天生暗红的眼睛更加稀奇,那细长暧昧的眼中颜色像是月亮的光辉和夜空缠绕的最清澈的一抹蓝。清澈得源博雅直接望进去,可以看见深处他未知的忧郁。这样一双本该清冷的眼睛却因为添上眼尾的水红,显得多情了。

她很特别。他这样想。

晴明也看清了这个他原想拒绝的游客。对方那双红眸里,有吃惊,审视;也有坚毅,高贵;没有那些虚与委蛇,这是一双从来没有的眼睛。他能感觉到男人也在打量他,几乎想要把他看透,却并非色情。晴明并不因此生出半点不悦,也无法解释灵魂深处突然的震荡。

他很特别。他这样想。

他们对望着,像是忘了时间 可这一番动静也不过技人口里几句歌词。只是外头守着的两位振袖新造心中暗自高兴,这是她们“姐姐”头一回和一位游客待上这么久。

最后是晴明想起了从小到大被教导的规矩。他坐到源博雅的对面,端起了那一小杯酒。

第一回见面,即使看上对方,也仅仅只有对喝一杯小酒而已。晴明牢牢记着,但他不想太早喝完这杯酒。他小口小口地啜着,另外偷偷拿眼瞟源博雅,直到和对方的眼睛又一次对上,才像被烫到一样移开眼。

一杯喝完,晴明该走了。如果这位游客对他也有意的话,他会等来第二次和第三次的吧。晴明起身行了一个礼,又晃晃着准备出去,但是在门口稍微停了脚步。如果是这个人的话......也许是可以的。

晴明脸上突然烧得厉害,赶紧抬脚走出去。和进来时一样,离去时的烛光也一闪一闪,那段白皙的脖颈消失之前,有一闪而过的红。随着太夫的离去,这间屋子很快就只剩取悦客人的歌舞。也是另一种安静了,源博雅伴着这样的心情继续喝酒,回想着刚刚短暂的相处。

那个急忙移开的眼神...源博雅听见自己轻轻笑了一下。他想起幼时别人献上的一只白狐狸。

如果是她的话......也许是可以的。源博雅心里想着,心中头一回被暧昧绮丽的想法缠着。





*关于文中一些规则与名词的解释:
①由于参照吉原,所以进入游廓的规矩是相同的。即不论身份,禁止佩刀和乘轿。

②扬屋:相当于中介,想找太夫必须经过老字号扬屋引荐。游客需先在扬屋内设宴纵酒,随后老板娘会来打招呼,打探游客身份和财力,盘算应叫哪家的太夫,最后以一纸,即“扬屋差纸”派人去通知太夫

③太夫:即今天所说的花魁,最高级别游女。接到通知后稍作打扮前往扬屋,有权利拒绝客人,到达扬屋以后若见游客不合意可以掉头就走

④大见世:吉原的妓院分级,从大到小依次为大见世、中见世及小见世。大见世为最高,非寻常人可以游玩。

⑤姐姐:吉原内游女对高一级游女的敬称,后来专指太夫

⑥振袖新造:未来太夫候补

⑦关于见太夫的规矩:第一回,如果太夫不满意游客便会掉头走人,若是满意也仅仅只喝一杯小酒;第二回,太夫也绝不动筷子;直至第三回,如果太夫准备了游客专用的筷子,即表示游客示爱成功,当晚可一亲芳泽。该三回非常考验财力,第一回要太夫接受一杯小酒,总算起来要五~十两,一两等于现代十二万日元

*以上资料来自百度和知乎,非专业研究,有错误欢迎指正。




                        TBC

七夕的更文任务完成,这个就是新坑啦w
截止22:00,这是经过修改的版本

求个评论来浇灌我。谢谢你们喜欢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