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弧长硫酸铁

慎关←慎关!神奇正剧写手,混圈多。文风和傻白甜没有关系,更新看时间心情和作业。话废不狗欢迎勾搭。特别喜欢别人的评论。

【芥敦】彼之花

*cp芥敦,不逆,花吐症paro
*lof290粉点梗文
*人物ooc有,小学生文笔,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白色风信子花语:不敢表露的爱

芥川龙之介最近不是很好。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非常不好。他一向身体虚弱,咳血是家常便饭,但这次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他咳出来的已经不仅仅只是血了。

芥川龙之介咳出了白色的风信子花瓣。

花吐症。

他向来不相信这个,但是现在真实发生在他身上,也由不得他不信。芥川龙之介小心地收好了他吐出来的花瓣,凭他对花吐症的稀薄印象,他到底还是记得这些花瓣是会导致传染的。

不过这件事情他没有对任何人提起。白天他还是那个凶残冷血的黑帮成员,到了夜晚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花吐症才有所显现。这也就足够了。芥川龙之介想着,没必要造成其他人的恐慌或者多管闲事之类。尤其是樋口,一定会锲而不舍地带一批又一批的人来帮他治病,说不定还会尽力从他这里套话要找那个被他暗恋的人过来。

怎么可能呢。芥川龙之介看着他吐出来的,已经将一个小布袋撑起一点弧度的花瓣讥诮地笑了一下。

不说他会不会被樋口拙劣的技巧套出话,首先被找到的那个人就是不会来的,这样的假设永不成立。

对,芥川龙之介打从一开始患上花吐症就清楚得很,他的解药只有一个——中岛敦。怎么会喜欢上中岛敦呢,芥川龙之介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喜欢中岛难得流露的脆弱?又或者是他总是盛满阳光的紫金色的眼睛?只有到了晚上,芥川龙之介紧绷了一整个白天的脑子才有闲暇去好好思考自己的问题。不过问题总是无解。

芥川龙之介咳出来的花随着时间的增加开始变多了。吐花已经不仅仅是晚上,有时出任务,花瓣时常混着腥甜的血一齐涌上他的喉咙,他不得不用手遮掩一下,并且快速完成任务。也就导致了最近芥川完成任务的手段越来越残暴了。黑蜥蜴们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森鸥外等等也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有芥川龙之介知道自己的花吐在加剧,大概原因是他仍然死咬着不愿意对中岛敦至少把话说出口。

但芥川龙之介就是不想说。他现在甚至想躲着中岛敦。可惜命运不喜欢顺着人的心意走,他还是在一次暮色的散步中不可逆地跟中岛敦打了个照面。没有谁说黑帮成员不能偶尔上街逛逛,但是遇上认识的人的话就比较麻烦,尤其是对方反应很大。

“芥川——!!!!!”

中岛敦和他几乎很快就到了废弃工厂里打起来。相比以往,中岛敦在侦探社里成长了很多,攻击越来越漂亮利落。芥川避开中岛敦的一拳的时候想着。

“你怎么能这么残忍!之前那家公司的职员全被杀害是你做的吧!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他还很有活力,那这样很好。尽管心里这样说,他也还是用罗生门凶狠地攻击着,直到又一口血哽在他喉咙里。这口血很多,腥味已经在整个口腔里蔓延开来,想都不用想,里面一定还夹着大量白色风信子。芥川龙之介几乎是一瞬间整个人怔在原地,用手捂住嘴。鲜红的血从他的指缝中滴下来,不过幸好,花瓣被拦住了。

中岛敦一下愣住了,他几乎忘了他和芥川龙之介是敌人的关系,跑到芥川的身边。

“你,你怎么了?还好吗?”

他们靠得很近。芥川龙之介清楚地看着那双紫金色的眼睛那么近那么清晰地装着自己,尽管照映在里面的自己那么狼狈;而且他毫不怀疑自己只要用手一揽,就能抱住中岛敦。但他没有。他只是再一次用罗生门攻击了中岛敦,并且放下狠话。

“人虎,脑子终于被狗吃了吗?警惕性这么低,还是做好某天被我杀死的准备吧。”

芥川龙之介迅速离开了那里,他自己知道,他是落荒而逃。芥川龙之介还知道,他刚刚是真的想吻他。

芥川花吐症愈演愈烈了。樋口终于察觉到某些端倪。而百密终有一疏,她小心地发现了一片芥川遗落的一片花瓣。樋口立马想到了花吐症。她喜欢芥川,但这是很其次的东西,她首先希望芥川能够幸福地活着,即使将来站在他身边的不是他。

樋口将花瓣用透明塑料袋仔细密封好了,偷偷去了侦探社。

“不用紧张,我不是代表黑帮来的,我也没有携带任何武器。这是我私人的委托。”

“我想知道,你们帮我找到一个花吐症患者暗恋的人,成功几率有多大?”

那片花瓣就这样留在了侦探社里,作为这个委托的一个可有可无的线索。樋口把芥川龙之介的详细信息进行了修改,只留下了大体部分。尽管太宰治对她露出了颇为玩味的笑,樋口也知道那个男人一定猜出是谁,但是只要其他人不知道就行了,既然是芥川前辈那么崇拜的人,大概也不会随便嚼舌根吧。樋口把这件事留在了侦探社里,也留下了侦探社社员对这名花吐症患者的十足好奇。

这件事芥川全然不知。樋口那边调查越加激烈的时候,他的花吐症也越加严重了,芥川龙之介的身体终于不可抑制地衰弱下去了。以他这样的状态,不可能再出什么任务,也无法领导黑蜥蜴。芥川龙之介终于和森鸥外请辞了。

“芥川君,这样真的好吗?黑蜥蜴的大家都非常信任你,我本人也认为你是我非常得力的助手。”

“我的建议是,芥川君尽快找到那个人,把病治好。有的时候如果温和的方法不能奏效,粗暴一点也未尝不可,如果芥川君一个人难以办到,我相信组织也还是有这个面子要一个人来。你意下如何呢?”

“不必麻烦组织了,我的病已经没有治疗的必要,首领尽快确定下一任黑蜥蜴的上司比较好。我很感谢组织的培养,对自己的怠职感到非常抱歉。”

“不要这样说,芥川君也是组织里的大功臣了,对组织的贡献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明白芥川君的意思,接下来请好好休息吧。”

芥川终于要休息了。他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思考没有黑蜥蜴上司身份的他要怎么面对生活,也需要时间去面对自己即将到来的死亡。芥川其实对森鸥外的提议是动了心的,不过不是因为不想死亡。他对死亡都几近麻木,也知道迟早自己也是世上的一抔土。

他只是想要那道名叫中岛敦的阳光。

并不是芥川龙之介不想拥抱光明,也没有谁一生来就从属黑暗。但不管如何,他都已经完全烙下了黑暗的烙印,像他这样的人,就连接近光明都是不被允许的。

从此芥川龙之介就在黑蜥蜴里 从港口黑帮里,从横滨市里消失了。

也过了一段时间,樋口又来到了侦探社。她看上去憔悴了很多,浓浓的黑眼圈和啤酒味都添了不止一点的颓废。

“抱歉,委托中止吧。那个人已经走了。”

“这样吗,呃......非常抱歉没能帮上忙...还请节哀啊。”

谷崎还是出声安慰了樋口,不管是不是敌人,在一个女人陷入悲恸的时候这么做并不显得失礼。

“我还是会支付报酬的,但是我之前留在这的那片花瓣,可以还我吗?”

与谢野转身就去拿那个小塑料袋。在旁边的中岛敦,尽管不合时宜,但是他还算是和樋口比较熟,他终于把疑问说出口。

“那个,樋口小姐,我没有要你背叛黑帮,也没有要打探情报的意思,我就想问问......那个,芥川最近都没有出现是怎么回事...?”

樋口看向中岛敦,她红色的眸里有很多中岛敦看不懂的东西。

“虽然很困难,但是我已经脱离黑帮了。那个人走了,我留在组织的意义就消失了。”樋口很平静的说着,就好像这些并不是发生在她身上。
“所以你的问题我拒绝回答。”

与谢野也正好把花瓣拿过来了。樋口凝视着那个当时她那么仔细封起来的袋子,所有为了那个人而付出的心情一下子就重新在她心里回放,眼泪根本管不住地往下滴落。眼泪滴在塑料袋上的声音很小,但是对于安静的侦探社来说就显得太响亮了。樋口最后还是冷静下来了,她用白色的手帕擦干净了袋子上的泪水。

“给你吧,如果足够聪明,你会知道你想知道的。”

樋口把袋子给了中岛敦。里面白色的花瓣其实已经微微泛黄。

“那么我也该走了。”樋口起身。

“如果我说出去的话,会介意吗?”太宰治突然开口发起的对话让人莫名其妙。

“随你吧。但如果是你的话,他一定不会介意你告诉那个人的。”樋口在门口停顿了一会,还是拉开大门。
“告辞。”

侦探社里沉重起来。

“这个到底......?”

“敦,还不懂吗?樋口小姐存在黑帮的意义。”

“别拐弯抹角了,太宰。直接说吧。”国木田紧皱着眉头说道。

“啊啊,国木田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无聊透顶了。樋口存在黑帮的意义就是芥川啊。'那个人已经走了'和'我已经脱离黑帮了',其实就已经在回答问题了。”

“所以这个——?”

“对哦,那个花吐症患者就是芥川,这片花瓣应该就是芥川君咳出来的呢。哎呀,得不到喜欢的人的吻而死——多么棒的死法啊!有朝一日我也要爱上一位美丽的小姐,然后为她这样殉情而死!芥川君在黑帮成员中间真是挑了一个相当浪漫的死法呢!”

太宰的每一句话都沉重地敲在中岛敦心上。他做了很多设想,也许芥川去那里做任务了,又或者芥川在养伤,或者在闭关训练等等,却没有想到过这样的事情。

一个难得的对手,甚至要比一个称心的爱人更了解彼此。原来在他们两的世界里,只剩下了中岛敦一个人。

中岛敦去了一趟洗手间,他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看向镜中。他在里面显得迷茫又脆弱。

你到底是什么心情离开的呢?芥川?那个让你愿意死去的人又是谁呢?这样差劲的我对你又是什么心情呢?

中岛敦鬼使神差地打开了袋子。那片白色泛黄的风信子花瓣静静地躺在他手心。中岛敦专注地看着花瓣,突然喉咙涌上一些异物,很痒,也硌得慌。他马上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感觉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咳出来了。咳在洗手池里。

中岛敦平静下来以后看见的洗手池里,赫然飘着几片白色花瓣。与他手心中的一模一样。



这个是290粉点梗里一个小伙伴点的梗,我正好对花吐症paro超感兴趣的就写了xx
不知道那个点梗的小天使会不会看到,满不满意_(:з)∠)_
吐的花我纠结了很久,又要好看,又要花语比较称还不能太俗...最终还是觉得白色风信子的花语很适合这篇文的调调hhhhh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谢谢喜欢~

PS:话说芥敦有群吗_(:з)∠)_

评论(1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