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味的硫酸铁溶液

慎关。
神奇写手,混圈多,坑品没保证。文风严肃正经啰嗦,更新看心情和作业。话废不狗欢迎勾搭。

【芥敦】彼之花

*cp芥敦,不逆,花吐症paro
*lof290粉点梗文
*人物ooc有,小学生文笔,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白色风信子花语:不敢表露的爱

芥川龙之介最近不是很好。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非常不好。他一向身体虚弱,咳血是家常便饭,但这次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他咳出来的已经不仅仅只是血了。

芥川龙之介咳出了白色的风信子花瓣。

花吐症。

他向来不相信这个,但是现在真实发生在他身上,也由不得他不信。芥川龙之介小心地收好了他吐出来的花瓣,凭他对花吐症的稀薄印象,他到底还是记得这些花瓣是会导致传染的。

不过这件事情他没有对任何人提起。白天他还是那个凶残冷血的黑帮成员,到了夜晚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花吐症才有所显现。这也就足够了。芥川龙之介想着,没必要造成其他人的恐慌或者多管闲事之类。尤其是樋口,一定会锲而不舍地带一批又一批的人来帮他治病,说不定还会尽力从他这里套话要找那个被他暗恋的人过来。

怎么可能呢。芥川龙之介看着他吐出来的,已经将一个小布袋撑起一点弧度的花瓣讥诮地笑了一下。

不说他会不会被樋口拙劣的技巧套出话,首先被找到的那个人就是不会来的,这样的假设永不成立。

对,芥川龙之介打从一开始患上花吐症就清楚得很,他的解药只有一个——中岛敦。怎么会喜欢上中岛敦呢,芥川龙之介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喜欢中岛难得流露的脆弱?又或者是他总是盛满阳光的紫金色的眼睛?只有到了晚上,芥川龙之介紧绷了一整个白天的脑子才有闲暇去好好思考自己的问题。不过问题总是无解。

芥川龙之介咳出来的花随着时间的增加开始变多了。吐花已经不仅仅是晚上,有时出任务,花瓣时常混着腥甜的血一齐涌上他的喉咙,他不得不用手遮掩一下,并且快速完成任务。也就导致了最近芥川完成任务的手段越来越残暴了。黑蜥蜴们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森鸥外等等也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有芥川龙之介知道自己的花吐在加剧,大概原因是他仍然死咬着不愿意对中岛敦至少把话说出口。

但芥川龙之介就是不想说。他现在甚至想躲着中岛敦。可惜命运不喜欢顺着人的心意走,他还是在一次暮色的散步中不可逆地跟中岛敦打了个照面。没有谁说黑帮成员不能偶尔上街逛逛,但是遇上认识的人的话就比较麻烦,尤其是对方反应很大。

“芥川——!!!!!”

中岛敦和他几乎很快就到了废弃工厂里打起来。相比以往,中岛敦在侦探社里成长了很多,攻击越来越漂亮利落。芥川避开中岛敦的一拳的时候想着。

“你怎么能这么残忍!之前那家公司的职员全被杀害是你做的吧!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他还很有活力,那这样很好。尽管心里这样说,他也还是用罗生门凶狠地攻击着,直到又一口血哽在他喉咙里。这口血很多,腥味已经在整个口腔里蔓延开来,想都不用想,里面一定还夹着大量白色风信子。芥川龙之介几乎是一瞬间整个人怔在原地,用手捂住嘴。鲜红的血从他的指缝中滴下来,不过幸好,花瓣被拦住了。

中岛敦一下愣住了,他几乎忘了他和芥川龙之介是敌人的关系,跑到芥川的身边。

“你,你怎么了?还好吗?”

他们靠得很近。芥川龙之介清楚地看着那双紫金色的眼睛那么近那么清晰地装着自己,尽管照映在里面的自己那么狼狈;而且他毫不怀疑自己只要用手一揽,就能抱住中岛敦。但他没有。他只是再一次用罗生门攻击了中岛敦,并且放下狠话。

“人虎,脑子终于被狗吃了吗?警惕性这么低,还是做好某天被我杀死的准备吧。”

芥川龙之介迅速离开了那里,他自己知道,他是落荒而逃。芥川龙之介还知道,他刚刚是真的想吻他。

芥川花吐症愈演愈烈了。樋口终于察觉到某些端倪。而百密终有一疏,她小心地发现了一片芥川遗落的一片花瓣。樋口立马想到了花吐症。她喜欢芥川,但这是很其次的东西,她首先希望芥川能够幸福地活着,即使将来站在他身边的不是他。

樋口将花瓣用透明塑料袋仔细密封好了,偷偷去了侦探社。

“不用紧张,我不是代表黑帮来的,我也没有携带任何武器。这是我私人的委托。”

“我想知道,你们帮我找到一个花吐症患者暗恋的人,成功几率有多大?”

那片花瓣就这样留在了侦探社里,作为这个委托的一个可有可无的线索。樋口把芥川龙之介的详细信息进行了修改,只留下了大体部分。尽管太宰治对她露出了颇为玩味的笑,樋口也知道那个男人一定猜出是谁,但是只要其他人不知道就行了,既然是芥川前辈那么崇拜的人,大概也不会随便嚼舌根吧。樋口把这件事留在了侦探社里,也留下了侦探社社员对这名花吐症患者的十足好奇。

这件事芥川全然不知。樋口那边调查越加激烈的时候,他的花吐症也越加严重了,芥川龙之介的身体终于不可抑制地衰弱下去了。以他这样的状态,不可能再出什么任务,也无法领导黑蜥蜴。芥川龙之介终于和森鸥外请辞了。

“芥川君,这样真的好吗?黑蜥蜴的大家都非常信任你,我本人也认为你是我非常得力的助手。”

“我的建议是,芥川君尽快找到那个人,把病治好。有的时候如果温和的方法不能奏效,粗暴一点也未尝不可,如果芥川君一个人难以办到,我相信组织也还是有这个面子要一个人来。你意下如何呢?”

“不必麻烦组织了,我的病已经没有治疗的必要,首领尽快确定下一任黑蜥蜴的上司比较好。我很感谢组织的培养,对自己的怠职感到非常抱歉。”

“不要这样说,芥川君也是组织里的大功臣了,对组织的贡献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明白芥川君的意思,接下来请好好休息吧。”

芥川终于要休息了。他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思考没有黑蜥蜴上司身份的他要怎么面对生活,也需要时间去面对自己即将到来的死亡。芥川其实对森鸥外的提议是动了心的,不过不是因为不想死亡。他对死亡都几近麻木,也知道迟早自己也是世上的一抔土。

他只是想要那道名叫中岛敦的阳光。

并不是芥川龙之介不想拥抱光明,也没有谁一生来就从属黑暗。但不管如何,他都已经完全烙下了黑暗的烙印,像他这样的人,就连接近光明都是不被允许的。

从此芥川龙之介就在黑蜥蜴里 从港口黑帮里,从横滨市里消失了。

也过了一段时间,樋口又来到了侦探社。她看上去憔悴了很多,浓浓的黑眼圈和啤酒味都添了不止一点的颓废。

“抱歉,委托中止吧。那个人已经走了。”

“这样吗,呃......非常抱歉没能帮上忙...还请节哀啊。”

谷崎还是出声安慰了樋口,不管是不是敌人,在一个女人陷入悲恸的时候这么做并不显得失礼。

“我还是会支付报酬的,但是我之前留在这的那片花瓣,可以还我吗?”

与谢野转身就去拿那个小塑料袋。在旁边的中岛敦,尽管不合时宜,但是他还算是和樋口比较熟,他终于把疑问说出口。

“那个,樋口小姐,我没有要你背叛黑帮,也没有要打探情报的意思,我就想问问......那个,芥川最近都没有出现是怎么回事...?”

樋口看向中岛敦,她红色的眸里有很多中岛敦看不懂的东西。

“虽然很困难,但是我已经脱离黑帮了。那个人走了,我留在组织的意义就消失了。”樋口很平静的说着,就好像这些并不是发生在她身上。
“所以你的问题我拒绝回答。”

与谢野也正好把花瓣拿过来了。樋口凝视着那个当时她那么仔细封起来的袋子,所有为了那个人而付出的心情一下子就重新在她心里回放,眼泪根本管不住地往下滴落。眼泪滴在塑料袋上的声音很小,但是对于安静的侦探社来说就显得太响亮了。樋口最后还是冷静下来了,她用白色的手帕擦干净了袋子上的泪水。

“给你吧,如果足够聪明,你会知道你想知道的。”

樋口把袋子给了中岛敦。里面白色的花瓣其实已经微微泛黄。

“那么我也该走了。”樋口起身。

“如果我说出去的话,会介意吗?”太宰治突然开口发起的对话让人莫名其妙。

“随你吧。但如果是你的话,他一定不会介意你告诉那个人的。”樋口在门口停顿了一会,还是拉开大门。
“告辞。”

侦探社里沉重起来。

“这个到底......?”

“敦,还不懂吗?樋口小姐存在黑帮的意义。”

“别拐弯抹角了,太宰。直接说吧。”国木田紧皱着眉头说道。

“啊啊,国木田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无聊透顶了。樋口存在黑帮的意义就是芥川啊。'那个人已经走了'和'我已经脱离黑帮了',其实就已经在回答问题了。”

“所以这个——?”

“对哦,那个花吐症患者就是芥川,这片花瓣应该就是芥川君咳出来的呢。哎呀,得不到喜欢的人的吻而死——多么棒的死法啊!有朝一日我也要爱上一位美丽的小姐,然后为她这样殉情而死!芥川君在黑帮成员中间真是挑了一个相当浪漫的死法呢!”

太宰的每一句话都沉重地敲在中岛敦心上。他做了很多设想,也许芥川去那里做任务了,又或者芥川在养伤,或者在闭关训练等等,却没有想到过这样的事情。

一个难得的对手,甚至要比一个称心的爱人更了解彼此。原来在他们两的世界里,只剩下了中岛敦一个人。

中岛敦去了一趟洗手间,他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看向镜中。他在里面显得迷茫又脆弱。

你到底是什么心情离开的呢?芥川?那个让你愿意死去的人又是谁呢?这样差劲的我对你又是什么心情呢?

中岛敦鬼使神差地打开了袋子。那片白色泛黄的风信子花瓣静静地躺在他手心。中岛敦专注地看着花瓣,突然喉咙涌上一些异物,很痒,也硌得慌。他马上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感觉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咳出来了。咳在洗手池里。

中岛敦平静下来以后看见的洗手池里,赫然飘着几片白色花瓣。与他手心中的一模一样。



这个是290粉点梗里一个小伙伴点的梗,我正好对花吐症paro超感兴趣的就写了xx
不知道那个点梗的小天使会不会看到,满不满意_(:з)∠)_
吐的花我纠结了很久,又要好看,又要花语比较称还不能太俗...最终还是觉得白色风信子的花语很适合这篇文的调调hhhhh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谢谢喜欢~

PS:话说芥敦有群吗_(:з)∠)_

等价代换

等价代换

*cp柚天,圈地自萌,RPS慎
*人物ooc有,小学生文笔,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有时人太聪明可能不算一件好事。就像羽生结弦发现他喜欢的金博洋正在暗恋他一样。

可能是金博洋的掩饰过于拙劣的缘故,总是盯着他,又总是极力克服着语言障碍和自己搭话。羽生结弦能很轻易地看透躲在细节后的心思,不过羽生结弦之前乐的看金博洋那些可爱的手舞足蹈,从来不把事情挑明。

但他现在反倒为这件事情伤起脑筋来了。一份难以实现的暗恋是会让人心灰意冷地放弃的。羽生结弦无师自通地知道了这一点。羽生不想有一天金博洋会放弃,因为他也喜欢的正是金博洋。

有时聪明确实带来了许多烦恼,不过更多时候,聪明给一些人能带来的更多是不止一条的路径。羽生结弦笑着的眼睛挡住了正在他脑子里成形的主意的光。

这也就造成金博洋在次日收到一只维尼熊。一只崭新的,穿着黄黑小蜜蜂衣服的维尼熊,还附带一个笑眯眯的男神。

金博洋差点就大叫出声,任谁在暗恋对象给自己送礼物的时候都不会太冷静吧。他用自己可怜的英语加上手舞足蹈,总算是进行了正常交流。

“Thank  you.I  like  it  very  much.It's, emm.......It's  so  cute.”

“You  truly  like  it,right ?I'm  glad  to  hear  that.Treat  it  carefully, ok?”

“Okay, okay, I  promise.”

“And  there  is  a  thing  I  wanna  get  from  you.How  about  exchanging  our  e-mail  adresses?”

羽生要跟我交换邮箱地址啊!啊!那可是羽生啊!
幸福来的有些突然,先是男神送礼物,现在还要交换联系方式了!!自己是不是有戏?自己一定有戏!幸福来的太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博洋就晕乎乎地把邮箱一股脑交出去了,甚至拿到羽生结弦给的邮箱地址的时候,没时间细想对方并没有任何电子设备的事。

对,羽生结弦没有什么电子设备,但是他的队友一定有。田中刑事心情复杂地看着欢快地使用自己电脑的羽生结弦。他最近正积极地借用田中的电脑,跟金博洋通(tan)邮(lian)件(ai)。从一些小事入手,但羽生结弦总也没有忘记自己偷偷下的一个套。

然后收网的机会来了。他们最近有一个比赛。羽生结弦很快发了一封邮件过去。

“From:羽生结弦
To:金博洋

Tian  tian, do  you  know  the  coming  match ?U  won't  be  absent  right?Would  you  like  to  take  a  walk  with  me  in  the  rest?
Wish  I  didn't  bother  you.”

金博洋看着邮件几乎毫不犹豫地敲下了“Sure.”而那只羽生送他的维尼熊坐在电脑旁边一直憨憨地笑着。

在金博洋千呼万唤,望眼欲穿中,这场比赛终于来了。他积极得好像他要去抢鸡翅一般,几个知情人颇为无奈。嘿,好家伙,男神约他出去散步,总得期待期待,没准还能把白告了,成功获得一个男神呢。

金博洋选手可以说是立了个大大的flag。

比赛第三天,他终于和羽生结弦散步在宾馆附近的小公园里。羽生虽然走的快一点,但还是跟金博洋保持在差不多同一水平线上,也就是说,并肩而走。

金博洋几乎乐坏了,快乐不加掩饰地覆在他年轻的脸上。还暗恋呢,羽生结弦有些好笑。情绪都不知道收一收藏一藏,跟明恋似的。可惜又不肯直接过来表白......他也真是五分好笑,十分无奈。没办法,等金博洋开口估计是等不到的,这个死小孩似乎打算死咬着不说。要是自己也跟他一样迟钝,怕是要错过了吧......

羽生结弦越发庆幸自己有一个足够聪明而且仔细的头脑。这样他现在才有条件成为一个优秀的渔夫,完美地用渔网抓住自己的猎物。

“天天,do  you  like  the  Spiderman?”

金博洋对突然的问话弄得有些摸不着脑袋。

“Of  course  I  do.”

“Then......Do  you  think
Spiderman  love  Winnie  the  Pooh?”

“Maybe  he  does.”

“You  know,I  like  Winnie, but  do  you  think  Winnie  like  me?”

“Certainly!U  are  so  excellent,nobody  would  hate  you  even  if  a  Winnie.”

“Is  what  you  said  a  truth?”

“All  I  said  is  true. U  can  believe  me.”

“I  wanna  ask  you  a  question  and  I  hope  you  won't  mind  it.”

“Go  ahead.I  don't  mind  at  all.”

羽生结弦突然就挡在了金博洋前面。他直直地看着金博洋,那样的眼神让金博洋居然产生压迫感。我没做错什么事吧?小孩有点懵。

“天天,do  you  like  me?Tell  me  the  truth,do  you?”

金博洋的脑子“嗡”地一下罢了工,他实在想不通他们的对话怎么就发展到这了。他原本根本不打算说的,本来两个男人之间......还是有些为难的吧,这份暗恋,他嘴上说着一定要追到男神,可是心里却想把这件事藏的死死的。那个人那么好,他没必要讲。金博洋每天都这样说服自己当个鸵鸟,但是今天这件事却被人扒出来,还是被羽生结弦。

他要怎么办?羽生结弦这是一定要他回答吧?可是如果......金博洋瑟缩了一下,看上去想逃避极了,但羽生结弦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好嘛!说就说算了,用普通话回答他一个日本人还能听明白不成!他金博洋堂堂东北老爷们哪有怕字说的!

金博洋一下又有了底气,中气十足地用标准普通话说道“是啊!对啊!我还真就喜欢您嘞!我喜欢你好久了!”

他以为羽生结弦会愣住或者是其他什么反应的,总之不应该仍然笑着看他。

“真巧,我也喜欢你。”

羽生结弦有些生硬的普通话让金博洋才是真的一愣。等等????

好像看穿了金博洋一样,羽生结弦张开双手,好像等着他上去拥抱那样。

“我喜欢你。喜欢你。我,喜欢你。”

听见羽生结弦重复了好几遍,金博洋才确定他不是听岔了,也不是出现幻觉了。羽生结弦真的对他说了“喜欢你”,也是真的张开双臂在等他拥抱。

他毫不犹豫地就扑上去了。

现在羽生结弦抱着金博洋,可以毫不费力地摸摸小孩的脑袋,掐一把小孩的腰。他早有预谋,那个维尼熊,只是计划里的一部分,而这个结果,也在羽生结弦意料之中。

所以说聪明还是有点好处的。不然他怎么能顺利发现金博洋的秘密,再把金博洋追到手呢?切开黑的世界冠军毫无负担地想着。

这件事以后,金博洋get了一个冠军,羽生结弦get了一个男友。但是过了很久金博洋才反应过来要问一些问题。

“你会中文了?”

“?”

“I  say,you  can  speak  Chinese?”

“Actually  I  can't.”

“But  how  could  you  understand  my  word  at  that   time  and  answer  in  Chinese  too?”

“I  just  learnt  two  sentences  from  others.'我喜欢你'is  one  of  the two  sentences.”

“What  is  another?Nonononono ,this  question  can  be  put  off.Why  you  asked  the  Spiderman, Winnie  and  I?”

“I  can  answer  your  questions  in  the  same  time.U  see,you  like  Spiderman, Spiderman  likes  Winnie,then  Winnie  likes  me.In  other  word,it's  you  like  me.And  the  another  sentence  I  learnt  is  '等价代换' .This  word  can  easily  describe  how  I  make  you  declare.”

“You!!”

金博洋被这个强行的等价代换气的瞠目结舌,到底这个人有多自信,心里有多黑才能在他这套出话啊?

不过气归气,男朋友总是不能不要的。只是金博洋开始对自己男友的切开黑有了更深一层认知。

柚子的等价代换如下↓

天天喜欢蜘蛛侠,蜘蛛侠喜欢维尼熊,维尼熊喜欢他,所以天天喜欢他。


对了那个教会柚子两句中文的无名英雄是米沙。
我瞎扯的hhhhhh
我知道英语对话可能造成阅读不适或障碍但我也没办法...大伙权当锻炼英语吧x
有语法错误欢迎指正。

关于异地恋2

关于异地恋2

*cp柚天,圈地自萌,RPS慎
*人物ooc有,小学生文笔,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天总视角,1为柚子视角

异地恋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尤其是当这份异地恋还跨国的时候。当然凡事没有绝对,比跨国恋更心酸的是跨国的暗恋。

就好像现在的金博洋。

大概没有花滑队里没有谁和他一般情路坎坷。放在整个中国里头,他的暗恋也许也相当苦了。毕竟不是所有人和他一样,喜欢上了一个没有社交账号的男人。

都该明白了,能让这个随便就能乐成花的小子陷入难以言喻的暗恋的,不就是隔着一片海的另一个国家里,那个优秀的冠军先生嘛。金博洋的Mr.Right可谓是相当优秀,人和善帅气,身材比例完美,关键是事业也相当优秀。

可是这么完美一个人,怎么能没有社交账号呢?!

金博洋捧着手机在床上痛苦的打滚。如果只是语言不通,他可以去学英语,当然他会优先考虑学日语;如果只是没有社交账号,他可以厚着脸皮去要电话号码。可是对方硬是一个都没有。

想到远在云端的羽生结弦,真是由不得他不郁卒。

每回有什么有关羽生结弦的消息,也是隔了老久才传过来。一旦遇上对方闭关训练,他金博洋在这头就是把眼睛瞪瞎了也看不见那边都发生些啥。就算是有消息吧,金博洋也被不见得多开心。羽生结弦旁边总有谁谁谁,还有谁谁谁,又是和谁谁谁一道接受采访。就算只是队友,也架不住他对这些能近距离接触羽生结弦的幸运儿的嫉妒。在这些人里头,他又能算在第几个?

金博洋把头埋在被子里,也不想玩手机了。

不管开微博,QQ还是微信,都是找不到他想找的人的。就算是翻墙登上了FB,Twitter或者ins,也照样没有他想找的人。

暗恋怎么那么难啊!

金博洋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去吃点鸡翅冷静冷静。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这是我从学校10天补课的死亡深渊(也就是今儿个下午才回家)幸存以后的第一篇成果!!!!૧(●´৺`●)૭哈哈接下来估计还会有几篇柚天更新xxxx
相比柚子那篇天总这篇可以说是长很多了。没办法,异地恋1是我在宿舍老师查人的时候匆忙码字的产物,所以大家将就将就吧hhhhhhhhhhh

谢谢喜欢ღ( ´・ᴗ・` )比心

有关异地恋

有关异地恋

*cp柚天
*RPS慎,圈地自萌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私心金博洋单人tag,致歉

异地恋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尤其是这个“异地”的范围是跨国。

当然凡事没有绝对,比跨国恋更心酸的是跨国的暗恋。就像羽生结弦现在所经受的一样。

他没有社交账号,连移动设备也没有,所以也谈不上去联系那个人。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他从队员那边得知他的消息。

金博洋又和哪个哪个队员合照了,又和哪个哪个队员出去尬舞了,又和哪个哪个队员玩男双抛跳......不管小孩发生了什么做了什么,都没有他的影子。

的确,怎么可能有他的影子呢?即使有,又该以什么身份参与他们?一个冠军?外国友人?他自己最清楚明白,他想要堂堂正正地站在金博洋旁边,笑着跟小孩玩男双抛跳才对。

该是他羽生结弦才对。

但是......金博洋甚至连他的心情也不知道。羽生结弦的心轻轻地痛了一下。已经很久了,他隐藏着自己的心意去接近金博洋已经很久了。如果,他说出口,他早一些说出口,也许,即使不能成为恋人,也会在金博洋心上留下深深的一道吧。

他和金博洋之间,隔得也许不只是一片海。羽生结弦不想这个距离越来越大了,他想把这个距离一点一点拉过来,一点一点靠金博洋越来越近。即使是异地,就算是跨国,如果连开始都没有不就更加可惜吗?

羽生结弦突然下了什么决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写的不是很好抱歉了!!!突然失去文力!这个写的很仓促质量可能不是很高,请体谅在学校借别人手机更文的我吧。然后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坏消息是我要在学校补10天课,好消息是,嗯,我还有更两篇文的打算ヾ(≧∪≦*)ノ〃

等我从学校活着回来呀!

有关身高

有关身高
*cp柚天,不逆
*超短篇_(:з)∠)_
*RPS慎,圈地自萌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私心金博洋单人tag,致歉

羽生结弦比金博洋高一些,当然,只是一些。这样微妙的身高差除了让两人看上去特别有默契以外,羽生结弦很少因为自己“高那么一点”而获得男友力的加成。

曾经羽生结弦也比金博洋高挺多的,那时的金博洋还是个真真正正的孩子。羽生结弦可以毫不费力地看到金博洋的头顶,也可以轻松地摸一摸小孩的头。也是那个时候,羽生结弦心里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单纯的鼓励和欣赏这个后辈而已。

谁想得到,几年之后这个单薄的小身板开始抽条,变得年轻、富有活力和爆发力,线条漂亮地能把一名花滑冠军的目光紧紧攫住。也是这个长大了的人,变得很优秀,变得能够独当一面,和他站在同一个台上,散发着自己的独特光彩。

羽生结弦突然惋惜地摇摇头。拔高了的金博洋和他几乎差不多持平,他再也没有办法像当年那样轻轻松松地看到小孩儿的头顶,也没办法把小孩儿完完全全笼在他的身躯下。

“羽生!羽生!你的衬衫借我一件!”

金博洋的喊声打断了羽生结弦的思绪。

虽然只是高上那么几厘米,但他还是很感谢神明没有把这几厘米的差距也一起收走。

羽生结弦微笑着朝房间那边走去。

要知道即使只有几厘米的身高差,男友衬衫也还是相当有魅力啊。

数学作业写不下去的兴起之作。
啊啊啊谁来拯救被数学作业统治的我啊!!我不想写数学!!!!

Eyes follow you

Eyes follow you

*cp柚天,不逆
*RPS慎,圈地自萌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他们属于彼此,不属于我
*私心金博洋单人tag,致歉

梗来自群里被头像启发hhhhh感谢流鸢小天使ღ( ´・ᴗ・` )比心

太明显了。羽生结弦暗暗想着。不管他滑在这个偌大的冰场的哪一个角落,总是有一道目光紧紧黏在他背上,灼热的要把衣服烧毁。

还能是谁,是他那个心尖上的宝贝啊,那个不清楚是否也对自己有意思的傻孩子。

羽生结弦喜欢金博洋,这大概不算个秘密,他从来没有想掩饰过。他会冲金博洋露出最灿烂的笑,也会满足小孩用草莓猫猫的滤镜合照的要求。羽生结弦甚至还会毫不犹豫地说“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可惜,迟钝的金博洋从来不懂。就连他的告白,也因为语言障碍,只收到队友们或惊诧或调侃的目光。

怎么办呢。羽生结弦一边感受着背后具现的目光一边甜蜜而苦涩地想。这道目光,究竟是因为对前辈的仰慕和尊敬,还是因为对他也有那么至少一丝丝的,和他一样的喜欢?

像燕一样在冰场飞舞的羽生结弦终于慢下来了。去开开小孩子的玩笑吧?看看他笑起来的可爱酒窝吧?就算这道目光只是表示对前辈的崇拜,也不能阻挡羽生结弦喜欢金博洋的心情。

他转过去了。

金博洋其实早就站在冰场上了,蜘蛛侠的那套考斯滕把少年的身形勾勒得很好。他全副武装,但是迟迟不在冰场上动起来,他只是站在原地看着羽生结弦。小孩木愣愣地,认真严肃地盯着他。但是那略显孩子气的面庞,只让他想上去捏一把。

看到羽生结弦转过来,金博洋真的发愣了。偷窥被看见,并不算光彩。虽然羽生结弦也丝毫不会计较——金博洋想着,但是看到羽生结弦的正脸的话,他就会失控的。脸红,结巴,还是开始紧张并且心跳加速什么的,太逊了。

可是金博洋还是盯着羽生结弦看,直勾勾地盯着。直到羽生结弦笑吟吟地对他比了一个剪刀手。那双细长的笑眼,金博洋觉得那里好像装满了自己。

不行了,不行了,完蛋了!心跳太快了!

被心跳冲昏了头脑的金博洋只来得及手忙脚乱地比一个心回去。他真是吓傻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比了一个什么回去。

羽生结弦却是清醒地看着金博洋冲自己比心。天天的脖子红了。他心里这样说。那么,可以认为他也喜欢自己吧?这不是他一厢情愿吧?

冠军的心里活动并没有在脸上表现,他一个劲的笑只是让金博洋羞窘地转过去开始训练。但是当他转过去,一道火热的目光也粘在了他身上。

羽生结弦看着金博洋漂亮的背部线条,笑着叹了口气。

要拿你怎么办才好?我的金博洋?


超久不更柚天了,今天突然被刺激了一下来了灵感hhhhhh

290粉点梗【占tag致歉】

占tag不好意思啦

感谢所有看文的、留评论的小天使ღ( ´・ᴗ・` )比心

然后废话不多说,这次点梗会每个cp挑一个梗来写吧...

【花滑】
柚天

【阴阳师】
博晴

【文豪野犬】
芥敦

↑↑↑以上接受点梗*٩(๑´∀`๑)ง*

龙与玫瑰【2】


*cp博晴,火龙博雅x法师晴明,西方魔幻AU(也许叫童话AU更贴切)
*人物ooc有,文笔小学生,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有撞梗,我的锅

龙与玫瑰【1】

两个月的“同居”生活开始了。

说是同居,但源博雅也就三餐时刻来,只要晴明说要休息,马上就一溜烟不见了。晴明能跟源博雅说说话,问问题也就那点时间。为了避免晴明一个人在洞里太无聊,某天源博雅带了很多毛线球。一头庞大的龙,笨拙地抱着五颜六色的毛线球进来。

“这些给你打发时间用。你们...你们这一类人都挺喜欢织布的吧?”

晴明哑然失笑。你们这类人?哪类?喜欢织布?不,织布是那些贤惠姑娘们的喜好,而他是一个强大而德高望重的法师。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和喜欢织布拉上关系。

“我想......你可能有些误会?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织布,例如我。我不喜欢织布,而且很惭愧的是,我也不会织布。谢谢你的好意啦。”

源博雅略带惊讶地看着他,大大的龙眼里写着这么一个问题: 那你喜欢什么?晴明本来也不需要源博雅带什么东西来打发时间,可源博雅锲而不舍地盯着他,晴明觉得自己再不说要些什么,龙的目光能把他盯穿。

“好吧好吧,博雅,别盯着我看了。我喜欢读书,就这点。”

“读书?之前那些......都很少读,都不知道书还有没有,我只能找找看。”

黑龙兴致勃勃地飞出了洞,对,飞出去了。之前博雅不得不缩着翅膀出去的那个洞口,晴明友情用爆破术扩大了。不过晴明很好奇,源博雅为什么不直接用身体撞一个更大的门出来——龙都皮糙肉厚,力大无穷,不是吗?

没几天源博雅就带了几本书回来——晴明哭笑不得地拿着那些略略泛黄的童话书。他确实读书,但童话书,他却是很早不看了。不过带书回来的黑龙显得相当兴奋和骄傲。

“我在长老那翻了好久!这些东西都不知道在老家伙藏品里堆了几百年!之前找来的那些人都不看的!不过你们人类真是太麻烦了,文字这么复杂,还记在这么脆弱的纸张上。我们龙族除了很重要的事都不会写下来,写下来的东西全都刻在石头上!”

“是吗?真了不起。不过纸质的书籍也有它独特的意义。你们读过吗,这几本书?”

“当然没有!老家伙只是看它封面好看就带回来了,从来就不翻。反正我们又没有能看懂人类文字的。”

晴明无奈地抚摸书的封皮。龙族从某种角度来说相当孩子气啊。只是因为封面好看就硬是带回来,明明也看不懂写了什么——也是这样才会不认得封面上用漂亮字体写的五个大字“童话故事集”吧。

“那你想听吗?我可以读给你。”

法师坐在柔软的精美毯子上,笑吟吟地询问年轻的龙。

龙的心好像一下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他以往的生命里见过不少人类,在外面的城镇里,或者是被同族带回来的,但是没有一个能眼前的人类相比。他很特别,很温柔,很好看。他抢回来的这个人类是最好的!龙的心里暗暗自豪起来。但是很快龙想到了什么,他的头又耷拉下去了。

“你确定吗?我...你...人类不都是要避嫌的嘛?”

“避嫌?为什么?”

“你,你们人类不就是有这种习惯吗?未婚......不可以同处一室太久什么的。我们龙族可没有污人清白的习惯。”

“博雅,这已经几百年前的观念了。现在来说,这件事没有你想的那么,那么复杂。总之,即使双方未婚,只要没发生什么龌龊的事,同处一室有什么不可?不过,原来你一直以来三餐才出现是因为这个?要避嫌?”

晴明似笑非笑地盯着源博雅。年轻的龙恼羞成怒,揣着一颗小鹿乱撞的少龙心,一振翅便飞走了。

晴明的一双笑眼就一直在源博雅心头看啊看,龙从来没觉得心跳那么快。

以后......是以后可以天天待在他身边的意思吧?



晴明:无意识撩博雅小能手
源博雅:频频被撩

龙与玫瑰【不完全】

龙与玫瑰
*cp博晴,火龙博雅x法师晴明,西方魔幻AU(也许叫童话AU更贴切)
*人物ooc有,文笔小学生,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有撞梗,我的锅

龙都是强大而长寿的生物。体型庞大,力量惊人。但是这些造物主的宠儿并不满足。是的,龙族残暴而贪婪,喜欢各类金光闪闪的财宝。

可是一条龙把他抢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被抓在巨龙手里的晴明仔细思考着这个问题,以及现在这个意外发生的原因。

意外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开头:有一个国家,非常富饶繁华,国王深受人民爱戴,而今天,公主就要出嫁了。国王为自己心爱的女儿准备了非常气派的婚礼。而晴明,他是个著名的法师,作为国王的朋友出席了婚礼。

新郎新娘在晴明看来,都是十分般配的一对璧人。婚礼开始得十分顺利,可就在宣誓的时候突生异变。外边的混乱打乱了会场上和谐的乐曲。一头巨龙从天而降,它营造出的巨大阴影笼罩了整个会场。场面一度十分混乱,晴明顾不上抓住被巨龙扑扇翅膀产生的风刮走的法师帽,正准备施法——

众目睽睽之下,他吟诵的咒语被龙的伸过来的爪子打断了,晴明硬生生被巨龙攥在手里掳走了。

晴明一边想着一遍眯起眼睛,这条龙飞的有些快了,风吹的他眼睛不太舒服,脸颊上也被刮得有些疼。出于对于自身情况的考量,晴明不得不在风中大声道“那个,龙先生?能不能飞慢一点?我想我不是很能适应你的飞行速度——”

龙扭头看了他一眼,晴明并不能读懂那双巨大的红色的龙眼睛里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也不清楚这条龙是个什么想法。如果像史书上记载的那样,这些大家伙没有一个好脾气,恐怕不会搭理的吧。晴明想着,却有些惊讶地发现刮在自己面上的风逐渐柔和下来了。

也许......这是一条和史书上记载的不太一样的龙?可能吗?

龙很快降落到一座美丽而神秘的岛上,恐怕没有一张海图上绘出了这个岛屿,富饶而且生机勃勃。最重要的是,这可能是龙族栖息的岛屿。

龙带(抓)着他略过森林上空,飞过湖泊。直到到一座山上,然后把他一抛,抛进了巨大的山洞里——厚实、柔软的干稻草稳稳接住了他。黑色的龙在洞口努力缩着翅膀,总算把庞大的身躯蹭了进来。晴明看着这个庞然大物做着和凶狠外表不符地动作,几乎要控制不住一种温柔的微笑。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做出了防备的样子。

黑龙低下了头,晴明又一次清清楚楚地看见那双很纯粹的红瞳。

“你,呃,不用害怕。我们龙不吃人。你只要好好呆在这,不要逃跑,我不会伤害你,两个月后我会把你带回你原来的地方的。”

“是吗?那,也许我该说声谢谢?”

晴明只是开个玩笑,并不期望龙会回答,但是这头特别的龙,他愣了愣。

“不用谢。”
“再或许,为了接下来的两个月的相处,我们应该交换一下名字?我不太喜欢不叫名字喊喂......我的名字是晴明,很高兴遇见你,龙先生?”

晴明小心翼翼地维持这场谈话,也许算是一种试探,对于自己接下来该采取什么行动的试探。法师的胆子总是大那么些的。

“我叫源博雅......抱歉,我没和人聊过天...我不知道能和你说什么,总之,你就先待在这吧!我去找些你能用来打发时间的东西!”

龙几乎是落荒而逃地,像进来一样缩着翅膀蹭出了洞。晴明看着那个庞然大物,不可思议地感到“龙这种生物,也有很友善的呢。”



先放一部分吧。剩下的等从学校回家再继续。

与火龙同居十五题

与火龙同居十五题

*cp博晴,如题火龙博x人类晴,接受不能请❌
*十五题来自贴吧抱梗 @第五凡
*人物ooc有,文笔小学,慎慎慎慎慎
*胡扯胡扯全是胡扯,慎慎慎慎慎

1、屋顶开大洞

自从发现补屋顶这条路没有尽头以后,晴明就另外准备了一间没有屋顶的房间方便源博雅降落。

2、地板铺金币

晴明一直弄不懂源博雅这个癖好,他不知道金币已经过时了吗?铺银行卡才是正解。

3、防火材料糊墙

在自己喜欢的墙纸不知第几次被源博雅呼出的火苗烧焦以后,晴明黑着脸给自家墙糊了防火装备。

4、鳞片蹭脸

源博雅龙形的时候喜欢用头蹭晴明,鳞片磨蹭着脸的略显粗糙而奇异的触感总能让晴明的体温迅速上升。

5、天然暖炉

火龙的体温都稍高一些,源博雅表示冬天他凭借这一点总能达成某些愿望。

6、翼膜当被子

他俩第一次出去野营专挑了没人的密林。晚上龙形的源博雅张开翼膜一盖,别说被子,当三个帐篷都绰绰有余。

7、灭火器常备

晴明已经是灭火器的钻石买家了,只要有一点不对的火花出现就拿出来喷一喷。

8、超大食材储备

他们家厨房里最大的东西是冰箱。不然靠普通冰箱装的那点肉根本不够源博雅塞牙缝。

9、一起洗澡累半死

和龙形的源博雅洗澡晴明总是累的腰酸背痛,没办法,太大了。
和人形的源博雅洗澡晴明总是累的腰酸腿软,没办法,太大了。

10、无法出门

龙类总有那么几天没法出门,源博雅看着自己暂时变形不了的庞大龙躯叹气。

11、卖萌什么的完全看不出来只会觉得很恐怖好么!

源博雅不是没想过用龙形卖萌来骗点福利,只是他对着镜子摆弄几下之后就放弃了。

12、不是宠物

同族之间有些龙会和源博雅探讨饲养宠物的问题,源博雅总是义正言辞的反驳说晴明是他伴侣。

13、傻了吧,爷会飞~

还记得他俩第一次旅游,时间太晚订不到合适的机票。源博雅竟然就变回龙载着晴明飞去了目的地。

14、所谓发情期…

源博雅最喜欢发情期,做些黏黏糊糊的事最棒了。
晴明最讨厌源博雅发情期,那些高强度和难度的事总是让他几天不能下床,工作都不能继续。

15、安全感

龙族的收集癖都是来源于缺失安全感。他们会大量囤积自己的喜爱品,以此拥有安全感和满足感。但源博雅大概是最奇怪的龙了,他的珍宝,欲望,安全感和满足感都只有晴明一个人而已。